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我真想写景琰酒后强上蔺晨啊……

被翻红浪,春宵苦短……

【楼诚】放手

不是放弃的放手,别方。


“别让他跑了!追!”

明诚甩开两条长腿,沿着曲折的巷子飞快奔跑。

身后是牢牢咬住的追兵,明诚仗着对里弄的熟悉才和他们甩开一点距离,边跑边不断分析形势。

这些人行动很有章法,而且追了这么久都不带松懈,体能和毅力都很出色。

他们不会是一般人。明楼还在法国,大姐和明台并不知道自己回来,明家也没有明面上的仇人……明诚迅速作出了判断:是冲自己来的。

可是他们能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呢?什么目的?为了大姐、明台?

还是为了……

他抬头,幽静的月光正脉脉地洒下来。

不知道大洋彼岸,今晚是不是也有这么美好的夜色。

……明楼!


追兵们喘息着不敢妄动,他们的目标、清瘦敏捷的青年正牢牢锁住他们同伴的咽喉,整个人缩在他身后,一手拔出肉盾的手枪,背靠着弄堂青灰色的砖墙。

“谁要见我?”青年心平气和道,虽然以一敌十、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他却丝毫不见惊慌,话音里甚至带了几份笃定,仿佛一切都已知晓,正等待追兵自报家门。

“你去了自然知道。”双方对峙良久,明诚的肉盾几乎要被他扼死,围堵的其中一人终于开口。

明诚晃了晃枪:“那就走吧。”


月光还是幽静的、安宁的。

明诚的鞋跟磕在青石地板上。

他走的很快,衣摆带出簌簌的风声。周围是紧密监视的人,他却恍然想起幼时,明楼教自己骑自行车的情景。

小小的明诚颤巍巍地抓住车把,明楼柔声哄着他,却在他蹬出的同时悄然放手。

自行车轻快地冲了出去。



============

时间线:明诚从伏龙芝回到上海,被军tong发展。后来回到明楼身边,两人开始携手伪装。毕竟军tong不可能因为楼总要求,就把明诚发展来,他们肯定要对阿诚哥进行考察甄别的。

这个时间可能挺混乱,因为是我自己脑补的,见谅。

之所以写这篇,是因为我昨晚做了个梦。

我梦见明诚在很狭窄的楼梯上奔跑,身后像有无数追兵在穷追不舍。他跑得几乎要喘不上气,但一路仍在不断思考该怎么办。

最后他跑到了楼顶,看到明楼就站在那里。



封面主标题特殊关系有一部分不显示,是因为他俩的心思一直不肯表露也不敢表露。

封底双层床各露一角,合起来是一张完整的双层床。

中间是全文最经典(自封)的一句台词。

好了这次我可以说,除非我再缪斯附体,否则我真的不改了!

“快点呀,后面还等着呢!”

身后的人催促的急,他不由有些羞赧,赶忙喝下手上捧着的热气腾腾的汤。

鲜味从舌尖陡然炸开,瞬间蹿上头皮,倒像是天灵盖底下放了烟花,震得他浑身发麻。

浓厚的味道像挂在了舌头上,他反复回味,面上逐渐显露出满足的神色来。

“好了往前走,下一个。”

他浑浑噩噩地听从,跟着人潮慢慢前行,脸上始终挂着空落落的微笑。

“婆婆贵姓啊?”下一个喝汤的人拱拱手,接过汤一饮而尽。

“免贵姓孟。”

【楼诚】春雨

“别看我。”

微哑的嗓音像窗外的细雨沙沙作响。

明楼靠在床头,调暗的灯光打在他垂下的额发上,有一层淡淡的暖光。卸掉了一天的伪装,他整个人都柔和下来,甚至显得有些脆弱,高挺的鼻梁滑落下一滴汗水,嘴唇微微翕动。

他长长的睫毛在明诚掌下轻颤。

“别乱动。”明诚咬着唇,色厉内荏地凑上前亲吻他。

明楼有力的手抚过明诚精瘦柔韧的腰肢,拢住那只属于他的、小而精致的两处凹陷,暗示性地往下一按。

掌下光滑的皮肤瞬间细细地起了一层栗。

“那就坐上来,自己动。”


雨越下越大了,玻璃上凝出一点点热气。




============

时间线……大概就是伪装中的某一天(废话)

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雨”这个意象,嘿嘿~

【蔺靖】我的男友是大佬 17

时隔两个半月的更新!果然文还是要写的,不写永远没办法跨过卡文的境遇。

但我还是要唠叨一下:这是黑帮文!黑帮文!景琰不会滥杀无辜,更不会弘扬暴力,我更更不会侮辱角色!但这仍然是一篇黑帮文!一切合理建议统统接受并感激涕零五体投地,但请不能接受的盆友果断退出或者拉黑我(嘤!)以防止我影响到您的心情,否则一概视同爱我!(脸呢?)

前文说到大佬搞不懂自己的心,带伤回来见晨晨却茫然无措,而蔺晨坦然表明了好感,导致大佬彻底懵逼。



萧景琰石化似的半晌不语,蔺晨也知道自己的一席话委实惊人,就连说出来的他自己都有些无所适从,何况萧景琰呢?

在这沉默的空档里,蔺晨重新审视了自己的心。他自小就长得好,嘴又甜,一直讨人喜欢,自高中起开始不断收到表白,上了大学后倒追他的更多,同性里也有追求者,只不过见他和女生关系良好,逐渐偃旗息鼓而已。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喜欢过很多人,可真正沉下心思细想,这种喜欢更多的是欣赏美好的人而带来的愉悦,说到底,他并不曾对什么人动过心。

可萧景琰是不同的。但是正如蔺晨所说,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萧家在本地声名赫赫,暗地里有多少黑暗,外人最多知晓一鳞半爪,言豫津当八卦说起的上位内斗,恐怕不足实际血腥和狗血的十分之一。萧景琰作为斗争的胜利者、本地最大黑道的当家,要说他手上没有沾血?蔺晨并不是象牙塔里什么都不懂的天真派,更不是崇尚暴力的中二期,做不到自欺欺人。

可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然对萧景琰产生了难以自抑的好感。萧景琰像云雾遮掩下的一座冰山,蔺晨迫切地想拨开云雾,想撬开厚厚的冰壳,因为他知道,那下面是喷薄的熔岩,比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要炽热——

“你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人吗?”


萧景琰突然开口,低沉的声音像烟丝缭绕在空荡荡的诊所里。

蔺晨心头一突,本能地预测到了接下来的走向,而萧景琰没有让他失望:“我可以告诉你,我手上有人命,而且不止一条。”

尽管早有思想准备,自己的猜测和本尊的确认还是不可相提并论,蔺晨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萧景琰注意到了他的反应,露出一个苍白的苦笑。

“我家是靠采金发迹,但很少有人知道,几十年前金矿是可以掠夺的,我的父辈被人掠夺,然后又掠夺别人,用命换回财富,然后武装自己,进而得到手续,成为金矿合法的主人。”

“等到人脉、财富都足够了,就开始洗白、扩张。我父亲很有才干,手下人也忠心耿耿,所以家族事业发展很快,也荫蔽了很多人。你知道,有很多产业都是我家的。”

“我父亲早就把大哥认定为继承人,我大哥非常有才华,同时也是一个慈悲的人。萧家已经足够强大,他不愿意在黑道牵涉太多,所以一直在逐步运作,希望能把萧家彻底洗白出去。”

“我呢,自小受大哥教养,尽可能远离家族的事情。很多人都说那是他防着我,其实我很明白,大哥希望我做一个不为家族所累的人,希望我能专心向学,做他无法做到的事。所以我大学就被他送出了国,从不管家里的事情,以至于家族企业里,很多人根本不认识我。”

“当我得知消息赶回来的时候,大哥已经走了。他死的很蹊跷,我家全乱了套,二房三房虎视眈眈,我父亲病倒,大嫂有孕,这种时候,我必须担起责任。尽管我,当时什么都不懂。”

他扯着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蔺晨心里一疼,可以想象一个原本专注学业的人突然被丢到那般境地,简直像兔子被扔进饥饿的狼群。他凝神望着萧景琰平静的眉眼,心揪得抽搐不已。


“不过我父亲说,我到底是他的儿子,起初做的还不赖,”萧景琰平铺直述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丝异样,“直到我遇到你的那个雨夜。”

“二房设伏,我差点就死了,手底下人为我挡刀,死了好几个。我带伤跑到你那里,本以为只冲着我来,谁料我父亲被人换药,母亲挨了一刀,我大嫂即将临盆,被人推倒险些流产。”

他细长的手指终于开始颤抖:“他们是来赶尽杀绝的,而我,作为萧家的当家,不能再姑息下去。为了父母,为了我大哥大嫂,为了我的侄儿,为了我那些死难的兄弟,我必须拿出态度。”

他抬起头,嘴角神经质地一抽——这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蔺晨所知道的萧景琰了:“原来要人的命,真没我想象的那么难。”

蔺晨呆呆地望着萧景琰的眼睛,那双眼睛还是很圆,在他的认知里,这让萧景琰看起来很显小,很干净,眸子里清浅的琥珀色像一泓湖水。

可现在湖水下终于显露出涌动的暗流,是一眼望不见底的无尽深渊。

蔺晨突然感到害怕,他正站在深渊的边缘,萧景琰在一步一步往下滑,而他试探地伸出手,却有无数个理由阻止他前进。

人命,责任,血腥和厮杀。这些曾经距离蔺晨那么遥远,如今却被萧景琰逐个撕开,尽数丢在面前给他看。像被人扼住了咽喉,浓郁的血腥气从身体深处翻涌上来。蔺晨有些作呕,他能想象萧景琰所说的到底是个什么场景,尽管他描述得云淡风轻。


“蔺晨,我是在黑暗里的人,尽管我渴望光明。”萧景琰轻声道,像怕吓着他似的,“你——你太明亮了,你让我想起很多从前的事,还有从前的我。我可以坦然告诉你,我厌恶现在的处境,但我更厌恶无能为力的自己,所以我需要现在的自己,因为有太多事没有做。”

“我对你的另眼相看,也许让你产生了错觉,我承认,我渴望你的温度,但也只是温度,因为你救了我,没有所求,只是为了救我。可是这种自私的想法只会伤害到你和我,以及与你我相关的亲人。我的行为太出格了……”

蔺晨缓缓抬起头,萧景琰一瞬不瞬地望着他:“除了歉意,我不知道还能给你什么。”

“对不起。再见。”



============

所以说啊,两个人在一起哪有这么简单。


【楼诚】私事

明楼蹙眉,看着两颊醺红、双眼发亮的明诚笔直站在自己面前。

同行的几个人都有些发怵。明长官新官上任,不到一周时间,关于他的家世和资历早被挖掘得底朝天,但对他本人的脾性好恶、为人处事,外界竟是一概不知。

相对而言,明秘书长谦逊温和,又是明家的“家生子”,是个再好不过的资讯来源。市政厅众人联合做东,他也没有犹豫欣然赴宴。谈笑风生中,在座数人只觉得此人五分熨帖三分贪婪二分谦卑,实在大有可用,往后要想从明长官那儿运作些什么,怕是要先过了明秘书长这一关。

但心里是这样想的不要紧,被明长官当场撞破,就难免尴尬了。眼尖的已经看到明长官身后那冷冽美艳的美人儿,正是76号汪处长,显然是两人下了班约会,不料撞见自家秘书正与下属们推杯换盏,兴许还听进去不合宜的一言半语。

明楼威严的眼神一个一个扫过众人,被他看到的便迅速低下头去不敢作声,到最后只有明诚还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在灯红酒绿的欢场里站得像一棵挺拔苍翠的雪松。

“明长官,”他不卑不亢,“大家私下里聚一聚罢了,您别生气。”

“师哥,”汪曼春声音婉转,“陪我喝酒去?”

她倒是恰到好处地解了围,明楼闻言一笑,矜持不再,倒是融冰春风一般:“你们继续,只一样,不能误了明天上班。”说罢头也不回,美人在侧,意气风发,二人相携去了。至于第二天会不会有人说他苛待秘书,当众给明诚脸子看,自然不在明长官考虑之列。



房门打开,明诚步履稳健地走进来,妥善地锁好了门。

明楼大步上前,往他微凉的手指里塞进一杯温水。

“我没事,”明诚摆摆手,但还是听话地一饮而尽,“这点酒跟伏特加没得比。大哥别担心。”

明楼嗔怪地瞪他一眼,只是这眼神被暖黄的灯光映着,杀伤力就有点折扣:“那不也还是酒?今晚的收成,怎么样?”

明诚揉揉脸,终于换上了清浅但真实的微笑——明楼最喜欢的、自信从容的微笑:“中储银行成立在即,预计要限制法币流通,为中储券让路;新的教育方针已经在拟定,估计明年……”他的眉峰嫌恶地一跳,“明年推行,全面的亲日教育。”

明楼冷笑一声,明诚接着道:“还有,要开始户口清查了,听说他们搞了一个什么‘市民证’。以后要去南京,会更麻烦。”

明楼点点头,又给明诚倒了一杯水。这一次他却没有接,而是似笑非笑地倚着沙发,露出一副坦白从宽的模样。

明楼坦然:“衣服送去洗了,不会有别人的味道。”

明诚嗤笑一声:“明长官,”他圆圆的眼睛闪着狡黠的光,“我可不敢管您的私事。”

明楼把他从沙发上抓起来,手指抵着他轮廓优美的下巴摩挲:“嫉妒又不是什么不可说的情绪……”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微不可闻。

“明秘书长,您就是我的私事。”

明诚呜咽了一声。




============

打算写成一个短篇系列了。想到哪写到哪。

这一篇的时间线较早,是在39年冬,明楼刚回到上海。

中储银行、南京户口清查都是汪伪40年搞的事,所以这里写了他们预先知道了消息。

有bug请不要大意地为我指出并敲打我,靴靴!



点梗

虽然没截到,不过2500粉了,那就不管会不会掉粉,总之就是2500了!

所以……(苍蝇搓手)我们来点梗吧!



【楼诚】忤逆

明楼拔出枪来的时候,明诚已经扑了上去。

事发的一瞬间他距离攻击较近,看得也比车里的明楼分明:对方离他们太近,身边又有旁人,开枪难免误伤。

刺客显然没想到,经济司的秘书长竟然有这样的身手和魄力,敢于肉搏,一时间怔住了。而明诚正是抓住了这短短几秒的机会,豹子般扑上去紧紧贴着刺客的身体,铁钳般的手死死卡住了对方的手腕。刺客用手肘狠狠撞击明诚的胃部,他有些反胃,却依然一言不发地缠住敌人,去下他的枪。

明诚卸枪的技术早已炉火纯青,双方却一时僵持不下。明楼提枪稳稳地站在他身后,电光火石间明诚头一偏,呼啸的子%%弹在他眼前炸开一朵蓬勃的血花。


“不是我们的人。”

明秘书长舍生忘死救明长官一命,明眼人都看得出,甭管做戏还是真心,总之人家有这个胆色拿命去搏。自明家大小姐去世后愈演愈烈的明家内斗,怕是要暂时偃旗息鼓。

大门一关,明诚就被明楼紧紧抱住,然后双脚离地,一口气被抱到了浴室里。铺天盖地的热水像一场滂沱大雨,冲走他身上大部分血迹。

“他持枪的方式很特别,是……”明诚急促道。

“是剑道的握剑式。”明楼平静地补充,“所以我开了枪。是试探,我谅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水声潺潺,明诚突然不想说话。疲惫席卷全身,他把自己沉入浴缸,又被明楼捞起抱在怀里。

“不能有下次,不许有下次……”明楼喃喃,用毛巾轻柔地擦拭明诚桀骜的头发。

明诚不顾浑身水珠,抱住了明楼:“如果有下次,”他顿了顿,有生命危险的前提下依然忤逆明楼,显然让他有点不习惯,但依然坚决,“我还是会这样。”

明楼在他头顶叹了口气。




============

爱楼诚,从写段子开始(喂



【蔺靖】初逢 8(end)

第一次写标记(搓手手)

前文点我


 

萧蔺小朋友一岁半了,是个谁见了都要夸一句“可爱”的乖宝宝,伶俐讨喜得很。

他有两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晨爸爸活泼好动,总是陪他玩,却又对他很严格;景琰爸爸持重端方,板起脸来的时候就连晨爸爸也不敢造次,但其实最疼爱他,有时候犯了错晨爸爸要罚,都是景琰爸爸护着他。

“景琰,你不能因为能吃还小就惯着他……”

“我知道这个你没玩过但他这么小暂时用不到……”

“能吃,爸爸是不是说过有要求也不可以大声尖叫?你要慢慢说,爸爸会听的……”

每次晨爸爸凶他,萧蔺都会汪着一包眼泪扑到景琰爸爸怀里,然后会听到爸爸们在用他还听不懂的话小声交流,景琰爸爸总是护着他,可晨爸爸总有办法,使得最后变成两个人一起管教自己。

但萧蔺知道两个爸爸都非常爱他,他非常也爱他们。可最近,敏感的小孩子总觉得晨爸爸有点嫌弃自己。

小小的孩子还不太明白“嫌弃”的意义,但是每当他趴在景琰爸爸怀里撒娇的时候,晨爸爸都会很快把他拎出来抱到一边……


标记啦标记啦~~


天亮了,萧景琰朦胧地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酸痛,身上倒是一片干爽。他伸出手,毫不意外地被人轻轻握住拢在手心。

“早,”蔺晨拨开刘海亲吻爱人光洁的额头,“初次见面。”

萧景琰怔了怔,微微一笑:“初次见面。”

我的omega,我的alpha。

我的爱人。

 

 

——the end——

 

 ============

为什么小朋友叫萧蔺呢?其实名字真的很难想,怎么都觉得差了一点。最后我一咬牙一跺脚,跑到起名网站上去输入了小能吃的出生时间(其实就是第六章的时间),然后出来的结果里面,“萧蔺”这个名字可是一!百!昏!

于是就叫萧蔺了,简单粗暴,是我的风格哟呼!

又平了一个坑啦(*^▽^*)感谢观看,爱大噶!

新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