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初逢 1

试水ABO设定。又名胭脂的打脸日常*N

 

 

早饭的时候,萧景琰几次欲言又止。

蔺晨早早察觉,但萧景琰不开口,他便也不主动提起。

蔺晨吃饭很快,今天有一台大手术,人命关天的事情。蔺晨告诉自己,不能在早餐时间分心,他相信萧景琰也是这样想的。

两个人都很忙,互相理解是情侣最基本的彼此要求。

 

萧景琰在地铁站口下车,蔺晨隔着玻璃对他飞了个吻,一头扎入汹涌的车流之中。

早晨的站台同样喧闹,萧景琰好容易挤上拥堵的车厢,下意识伸手护住了肚子。他小心翼翼地站在靠门的位置,努力为小腹隔出安全距离。身边的爱心专座上坐着一位显怀了的女性omega,看到他的动作,露出一个善意的了然微笑。

萧景琰不知怎么的便有点窘迫,像是被人撞破了秘密似的红了耳朵,同时生出点对蔺晨的怨气:你看,连一个陌生人都看得出我怀孕了。

怀孕。

这个词猝不及防地撞进脑海,萧景琰怔了怔,握住栏杆的手有些出汗。

从昨天早晨到现在,他仿佛是第一次切实明白了自己面临的是什么。

年轻男人抬起头,茫然地看向窗外呼啸而过的广告。

 

有句被传滥了的话,叫做“成年人的世界容不下矫情”。

萧景琰自诩从不是个矫情的人,一向对这话嗤之以鼻——名为容不下,实则本身就是在矫情不是吗?可是,在与蔺晨同居了两年多之后,萧景琰惊恐地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矫情”了。

比如吃水果这件小事,蔺晨给他洗净切好端到面前的,就是比自己洗的好吃。

比如说两个人明明都很忙,蔺晨三天不下手术台,回到家里累得倒头便睡。萧景琰明明又是心疼又是理解,却依然难忍委屈。

再比如这次,萧景琰直到昨天才发现自己怀孕,清早,他举着验孕棒呆了半天,直到蔺晨打开房门的声音响起,他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将验孕棒丢进了垃圾桶,还团了张纸巾盖住。

他不是个合格的父亲,可是蔺晨仿佛无知无觉,萧景琰生自己气的同时,更对蔺晨添了几分怨怼。

可是这种怨念来得全无道理,萧景琰用额头抵着手背,胃里一阵翻腾。他想起最近高强度的工作,后背顿时一阵发凉。明明身体不适已经有一阵子了,全靠毅力撑着,直到控制不住的反酸迫使他往怀孕的方向去想,才发现腹中悄然孕育了一个新的生命。尽管医生说他身体素质很好,不用担心孩子,他依然心里没底,气自己气了很久。

而蔺晨忙得脚不沾地,年内他要评职称,又是医院骨干,即便精力旺盛,每每也累得手指都不愿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揽下了大半家务,包括尽可能的抽时间下厨。两人除了时间,几乎没有其他矛盾,萧景琰想,到底自己为什么要怨蔺晨呢?

还是因为自己矫情了吧。

显怀的女子听到身旁英俊的男性omega微微叹了口气,心头油然生出莫名的伤感。

 

快到站了,人群中有谁打了个喷嚏。

萧景琰一愣,不知是不是孕中多思,两年前的记忆突然涌现。

流感席卷全城,号称“比alpha还要alpha”的萧景琰也未能幸免。他戴着大口罩坐在诊室里,被鼻塞堵得头晕脑胀,发情期的临近更令他烦躁不安。无害不成瘾的抑制剂早已推广,但再强的外来干预也敌不过自然规律。

医生是位稳重的beta,萧景琰刚摘了口罩,就听门“咣”一声响,一个穿白大褂的高挑身影一阵风似的刮了进来。

“陈主任,麻烦给我推荐下滴鼻液,真的要憋死我了!”从口罩后传出的声音瓮声瓮气,高大的alpha明显重感冒缠身,然而强大的天性使他的威压自然流露,一双狭长的凤眼顾盼神飞,可以想见摘了口罩是什么好模样,几个等在后排的omega顿时红了脸。

“小蔺,魅力收一收。”陈主任不满道,“你先等等,我看完这个病人——你别影响到人家。”

男人漫不经心地耸耸肩:“对不起,我现在压根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再说,为了信息素而脸红,”他压低声音,眼角懒懒一放,“到底是我本人的魅力大,还是因为我的信息素太讨人喜欢?”

这个观点倒是与萧景琰不谋而合,他不由得侧头多看了一眼,恰好alpha也看了过来。

两双漂亮的眼睛一碰,萧景琰收回目光,而对方明显怔了怔,连连看了他好几眼。

做什么?萧景琰微微蹙眉,他不太喜欢这样打量的眼神,太坦然,甚至有些放肆。而对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直起身子,后退了两步。

萍水相逢,萧景琰很快忘记了这件事。再一次的见面,是他去应付同事热情的相亲牵线。

一双幽黑的凤眼,对上一双圆圆的浅色眼睛。

……

 

 

检察院大门近在咫尺,萧景琰突然腹鸣如鼓。

一瞬间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萧景琰有些慌了:他没有任何怀孕的经验,但多少也知道一些。早餐明明吃了很多,现在看来不过是杯水车薪。胎儿对能量的消耗有这么快吗?还是单纯的心理因素作用?

所幸单位食堂也供应早餐,萧景琰快速咀嚼吞咽,明显感到了胃部和腹部的双重舒适。

他不禁有些好笑:这个孩子明明还没有成形,却显然继承了两位父亲的一个共同特点:能吃。

说到“吃”,萧景琰得承认,他和蔺晨的感情进展一日千里,与“能吃到一起”这个关键因素是分不开的。

不论什么事,他总是忍不住想到蔺晨。

孩子,萧景琰抚着依然平坦的小腹,小声地跟ta打招呼。

你是我和蔺晨的孩子。

 

 

 

——tbc——

============

嗯……说说为什么会开这个脑洞。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抽的风,突然就很好奇,如果现代的蔺靖猝然有了孩子,会发生些什么。

于是就写写看,也是一场无比苦逼的复健吧。

写的不好,感谢观看。

对了,为什么会是这个题目,后面会写到的~


评论(62)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