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初逢 2

走下手术台的时候,蔺晨有些腿软。
患者是位大龄孕妇,胎儿在产检中查出了先心病,医生建议流掉,但这位omega表现出了强烈的抵触情绪,坚持要求保住孩子。
“我的丈夫已经去世,这个孩子可能是我唯一的孩子了,我不能失去他。医生,求求你……”
手术方案很快制定完毕,通过子宫外干预撑开胎儿心脏瓣膜,消除病患。其实这不是第一例宫外干预手术,但蔺晨依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惊吓,这个词本不该出现在医科新锐蔺晨的情绪里。
但他真的非常害怕。

术后清洗消毒,蔺晨屏着气稳稳走回办公室,轻轻关上了门。
他随即把自己掼在门后,捂住了脸。
与萧景琰同居以来,他们享受性爱,情事和谐,却从没考虑过要孩子的问题。北京生活节奏太快,压力也大,蔺晨是本地人,萧景琰却是北漂,又是omega,骨子里的骄傲和倔强让他工作越发拼命,是个凡事都不愿去依靠别人的性子。蔺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压根不敢用“孩子”去影响他。尽管在他的脑海里,曾无数次想过孩子的名字,想过两人一起养孩子是个什么光景。
但是这一次手术后,蔺晨真的不敢再想。手术台上的omega一脸平静,称得上视死如归,她的丈夫不幸身故,还没出生的孩子就是她的一切。平心而论,蔺晨能理解她的心情,却不愿看到家长一个人带孩子的情景。虽然手术宣告成功,未来这位母亲依然要付出几倍于常人的辛劳,才能把这个孩子养大成人。
就在宣告手术成功的那一瞬,蔺晨突然生出一个荒谬的念头:假如,假如是他的景琰怀了孕,中间出现什么问题,该怎么办?
不能细想,不敢细想,未知的恐惧突然攫住了蔺晨的心。他早就见惯了生死,但与有孕人士接触不多,为了这次手术,他研究了很多孕期手术案例,妊高压、子痫、难产、羊水栓塞……越看越是恐惧。

理智告诉他,想太多了,且不说萧景琰还没有怀孕,即便是怀了,难道他还照顾不好他们两个?可感性还在不依不挠地往外冒:孕期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而且对于萧景琰来说,有了孩子,会不会是对他的束缚呢?
蔺晨深吸一口气,脑海中萧景琰含情的眼睛挥之不去。
说起来,萧景琰第一眼吸引他的,就是那双眼睛。


初次见面,蔺晨患了重感冒,嗅觉完全失灵,一屋子omega五花八门的信息素也对他毫无影响。可就在这样的前提下,他对萧景琰一见钟情。
只一眼,蔺晨就明白了萧景琰和自己对于信息素的态度一致。再一眼,是惊鸿一瞥。最后一眼,是再难忘怀。
是命中注定,是意外之喜,更是三生有幸。
医生想知道患者的信息太容易了,社保卡照片上,尖尖脸儿大圆眼睛的omega无辜地望过来,蔺晨凝神与“他”对视了一分钟,掏出手机。
“喂,检察官姐姐~我是蔺医生呀。姐姐,你之前说的相亲,还算数吗?”

萧景琰太倔,而且极其独立,蔺晨的追求之路可以想见的坎坷——不是说结果难以达成,萧景琰明显对他也有好感,而是不论什么套路、技巧,放在萧景琰面前都没有用,因为他get不到。检察院的知心omega群体为这个漂亮年轻人的感情问题操碎了心,在蔺晨追求的过程中纷纷充当助攻,可即便如此,萧景琰对于浑身散发魅力的蔺晨依然没有什么反应,直到两人交往后他第一次发情期的到来。

检察院办了大案,正值发情期的萧景琰只好连续几天服用抑制剂,直到案卷入库,才腿一软再也站不起来。
没有被标记的omega散发出雨后竹林的清香,置身公共场合简直是致命的。他被同事迅速转移到办公室,门关得严严实实,萧景琰咬住手掌,竭力对抗汹涌的情潮,豆大的汗珠簌簌而下,直到眼睛被汗水杀得生疼,才终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蔺晨咬着牙冲进来,手上的白大褂带着消毒水的肃杀味,兜头把萧景琰一罩,抱起他大步冲了出去。
一路风驰电掣回到蔺晨家,alpha把浑身发软的omega小心翼翼放到床上,扯过被子裹个严实。
萧景琰的信息素很快扩散得满屋都是,清新的甜香馥郁,蔺晨下身早就鼓胀起来,他动用了全部的意志力,才克制住当场办了萧景琰的冲动。然而撩人的omega并不肯放过他,萧景琰从被子里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正要起身的蔺晨。
“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不知是因为发情还是委屈,萧景琰水汪汪的眼睛越发波光潋滟,简直要把蔺晨吸进去,“我特么都发情了……你怎么还?”
他没能说完,红了眼睛的蔺晨再不犹豫,三下五除二剥开被子,吻住了恋人带着香气的诱人嘴唇。
从床头柜摸出套子的时候,萧景琰即便意乱情迷也炸了毛,蔺晨忙不迭安抚:“景琰,景琰,这是……是……是为你买的!”
原来两人都蓄谋已久,只是一直忍耐,此时天时地利,再不睡他/他除非自己是个傻子!蔺晨凶狠地撕扯萧景琰的衬衫,萧景琰伸手搂紧他的脖子,两条长腿缠上他的腰。
他们做得很凶,但没有标记。蔺晨知道萧景琰的性子,一点点委屈也不敢让他受,牙齿在腺体流连良久,最终只烙上一个又一个轻柔的亲吻。
萧景琰迷迷糊糊地咬着被子,趴伏在床上承受源源不断的挞伐:“唔……蔺晨?”
“乖,”蔺晨不断亲吻他的后颈,“我不想让你后悔。”
萧景琰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感动。


那次发情之后萧景琰就搬了过来,两人开始了没羞没躁的同居生活。只是两年匆匆而过,他们却都没提过“结婚”。
萧景琰的父母婚姻失败,他由独立坚强的母亲一手带大,对于婚姻委实没有多大信心。加上他一个人北漂,养成了万事靠自己的性格,往坏处说就是有点生分。蔺晨花了很大的心思,才让萧景琰慢慢学会了有苦说出口,有难一起当,让自己成为了萧景琰在这巨大都市里小小的避风港。
当然,蔺晨绝对不希望萧景琰依附自己。他们都很强,不论外在还是内心,蔺晨希望两个人互相依靠,很明显成效不错。
时间久了,蔺晨难免想到结婚的问题,但萧景琰不提,他也不提。毕竟结婚也不是必经过程,一辈子相恋也是很好的相处模式。
想得多了,蔺晨靠着门暗忖,他就是这样,思绪天马行空,但不论什么事,往往最终都会想到萧景琰身上。
景琰,你会想要孩子吗?蔺晨想象着萧景琰的反应,再想想今天看到的omega,打了个哆嗦。
他的景琰才是最重要的。


晚上,两人难得都按点下了班。萧景琰打开家门的时候蔺晨正在做饭,莲藕排骨汤的香气飘来,萧景琰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他摸摸肚子:小家伙你可有福了,你爸爸做饭特别好吃。
吃饭的时候萧景琰看出蔺晨有心事。他想了想,忍到了晚餐结束,见蔺晨确实吃饱了才开口询问。
“怎么了?是手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很成功,”蔺晨纵然疲惫,也露出骄傲的笑容,“胎儿保住了。”
胎儿。萧景琰与有荣焉,更有些怔忡,手掌下意识覆在小腹上。
蔺晨深深地望着萧景琰,脱口而出:“景琰。”
“嗯?”
“我们……暂时先不考虑孩子的问题吧。我……”
他想说的有很多,可每一句都是不吉利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萧景琰垂着头,蔺晨看不清他的脸:“景琰?”
萧景琰咬了咬唇,抬起头:“……好啊。”



============
放心不会虐的!这只是观念问题,加上话没说完!
要是虐的话你们随便揍我!

评论(79)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