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初逢 3

两人最习惯的放松方式,就是晚饭后关了灯依偎在沙发上,今晚也不例外。萧景琰盘腿坐着背靠沙发,蔺晨原本是懒洋洋歪躺着的,此时支起身子,握住萧景琰的手:“你有心事,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发情期快到了,我……有点烦。你知道的,最近工作上的事情太多。”萧景琰淡淡道。

他显然没说实话,但蔺晨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追问。他捏着手心里细瘦的腕子,微微用力将萧景琰拉进了怀里:“景琰,我当然不希望你什么事都依赖我,但同样的,爱人之间分担压力,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

萧景琰鼻子一酸。孕期的omega对alpha的渴求是不讲道理的、顺理成章的,蔺晨温柔而强势的气息很好地抚慰了他的不适,让人在纠结中也生出想要撒娇和依靠的冲动。萧景琰逃避现实般一头扎进了蔺晨怀里,把下巴抵在蔺晨肩头。

蔺晨满心不安,但萧景琰性格直率,如果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他一定早就藏不住了,眼下看不论是什么,应当都还有转圜余地。蔺晨收紧手臂,打定主意再给萧景琰一点时间。

蔺晨,你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你偏偏不喜欢孩子呢?萧景琰恨恨地咬着蔺晨的睡衣,一时又忍不住责怪无理取闹的自己:他们相恋到现在,蔺晨本来就从未表露过对孩子的渴求。

即便是萧景琰自己,在发现怀孕之前也是没有想过的。孩子,从来不是生下来就算完成任务。一旦决定要把一个新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就要做好为他付出、教他成人的准备,要教养他,要让他成为一个自立自强、对社会有用的人。否则萧景琰宁可永远不要孩子。

可是,一切还没准备好,现在就已经有一个新生命在他身体里发芽了。

萧景琰想想两个人的工作性质,再想想蔺晨说起“不要孩子”的斩钉截铁,心头一阵冰凉。

蔺晨搂着他,心里越来越不安,立马决定第二天就问。不论萧景琰怎么隐瞒,这次必须要他说实话!


夜里,急促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蔺晨弹簧似的一跃而起:“喂?”

“蔺医生!急诊!病人在斗殴中心脏中刀……”

蔺晨飞快地穿衣拾掇,在冲出门前,突然一顿。

萧景琰睡眠质量不错,但自己电话常年开机,他也养成了习惯一听就醒。今天……怎么还睡得这样沉?

他摸摸萧景琰的额头,又把他露出被子的手放回去,萧景琰都没有反应,睡得十分香甜。

人命关天十万火急,蔺晨强行压下焦躁的情绪,飞快地跑出了门。



第二天,萧景琰是被闹钟唤醒的。他迷迷糊糊地摸了摸身侧,在触到蔺晨留下的便签时,闭着眼叹了口气。

他慢慢地坐起身,抚摸着暖烘烘的小腹。

孩子,你爸爸不是不爱你,他对肚子里的小家伙轻声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和选择。他好辛苦,如果知道有了你,他一定会是个负责的好爸爸,可是,我不能用你去绑架他。

他看着窗外漏进的阳光,几乎没用多长时间就做出了决定。


手术后蔺晨休息片刻,便去找院长请假。

“申请现在休年假?”院长一愣,“小蔺,最近的学习机会可不少。”

“天大地大,家里事最大。”蔺晨淡然道,“不然我做什么也不能放心。”

等他交接好工作回到家里,打算专心等萧景琰下班,才发现柜子里少了萧景琰的换洗衣物。

到底发生了什么?!蔺晨一下子慌了,电话一连串打出去,萧景琰只是不接。

手心已经冒了汗,蔺晨呼吸急促,太阳穴青筋乱跳,他不用仪器也能知道,自己目前的血压怕是要爆表。

不要慌,不要慌。他咬紧牙强令自己冷静,仔细过了几遍这两天发生的大小事情,依然没有头绪。

“……喂?姐姐,景琰的手机没带……没去单位拿东西?”

“嗨,我说呢,他就这么毛毛躁躁的……”

“谢谢,这次可得好好放松一下。嗯,再见。”

放下手机,蔺晨脸色一寒。

萧景琰请了年假,说要两个人出去放松一下。

两个人?蔺晨磨牙,萧景琰你能耐了,会撒谎了啊?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走在家乡的街道上,萧景琰有点怀念。

自打他留在北京,母亲林静就天南海北地旅游去了,路过北京的时候才会去看看儿子和儿子的男友。她一直是个不受束缚的人,萧景琰不禁心生羡慕,虽然婚姻破裂,母亲也一个人养大了自己,并且活得越来越自由。

得知儿子要回来,林静有些惊讶,却什么都没问。她做好了儿子爱吃的饭菜,静静等着他。

萧景琰一进门,林静就站了起来。

“景琰,你别动,”她快步上前,上下扫视放东西都小心翼翼的儿子,瞬间有了判断,“你……你怀孕了?什么时候?蔺晨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萧景琰一愣,眼圈顿时红了。


“所以,你没有对他说,就自己跑回来了?”林静摸着儿子的头发,万分惊讶。在她心里对蔺晨是很喜欢的,也很满意,她认为蔺晨不会是不负责任的alpha,那么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妈,他说不想要孩子,可是我舍不得……”萧景琰红着眼睛把心里话对母亲吐露干净,越想越难过,“他那么忙,我不能用孩子去绑架他……”

林静的手一顿:“蔺晨有说过,如果有了孩子也不要吗?”

“没……”

“景琰,那你想怎么做?”

萧景琰突然迟疑了,仿佛话说出口就奠定了自己感情破裂的现实,而林静已经了然,替他说了出来:“你想留下孩子,跟蔺晨分手?”

萧景琰艰难地点点头,随即哽咽了:“我太贪心,什么都想要。我希望蔺晨轻松些,可我舍不得孩子,更舍不得他……”

林静默默无言,心里暗暗打定主意。



蔺晨风驰电掣般杀到林静家的时候,林静正等在楼下,见了他也不多说,只在他手心放了一把家里的钥匙。

“阿姨,到底出了什么事?景琰还好吗?”

林静微微一笑:“放心,他很好。有些道理,我对他讲不如你来。快去吧,我到外面转转。”

蔺晨打开门的时候,萧景琰正趴在马桶上,吐得昏天黑地。

听到门响,萧景琰连忙漱口,勉力站起身:“可能是还没休息过来,小家伙有些累,妈我没事……”

话音戛然而止,萧景琰怔怔站着,与同样呆若木鸡的蔺晨面面相觑。

蔺晨的视线从萧景琰脸上缓缓移到小腹,脑中十万个锣鼓齐响,把萧景琰的话过了一遍又一遍,最终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祖宗,”他艰难地开口,嗓音嘶哑,手指战战,“你……你瞒了我多少事啊?”




============

你看我都说不虐了!!!



评论(106)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