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初逢 4

吵架最难写了。——来自一吵架就会先把自己憋哭的胭脂_(:з」∠)_


 

蔺晨是谁,是手术连轴转也能比个“V”字再累晕过去的乐观派,是面对持刀医闹也能镇定谈判事后云淡风轻的精英,是和萧景琰互为依靠的、永远从容冷静的人。

可现在,他面色苍白地歪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嘴唇翕动着只是发不出声音。萧景琰又是委屈又是心疼,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纷乱的情绪,赶忙抓住蔺晨的胳膊,强行将人拉起。

蔺晨一个踉跄,顺势一把搂住萧景琰,把脸埋在他怀里。

“你……你让我缓缓……”他喃喃道,失而复得的激动让他恨不能把萧景琰勒进骨血,却又生怕伤着他最终只敢松松抱住,“景、景琰,你……我……”一贯灵巧的舌头仿佛打了结,“你我”了半天,仍是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

萧景琰抱着蔺晨的肩,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躁动的情绪骤然被安抚下来,紧接着从心底涌现出无穷无尽的委屈。他干脆低头“吭哧”一口咬住蔺晨的肩膀,发出闷闷的哽咽声。

蔺晨一个激灵,连忙打横将萧景琰抱起,快步将人抱到沙发上,扯过放在一旁的薄毯盖好。萧景琰想挣扎却被一把按住,蔺晨定定望着他通红的眼圈,小心翼翼凑上前亲吻他的眼睛。

 

alpha的气息骤然释放,迅速充斥整个空间,强势得令人害怕。萧景琰低鸣一声,即便他想反抗,身体也诚实地表示了服从,胎儿对alpha父亲极其敏感,舒适感从小腹源源不断地升起,让他无所适从。

“景琰,对不起,对不起。我,我那句话不是那个意思。我不知道我们有了孩子……我没有、没有不喜欢……你难受吗?还想吐吗?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我很高兴……”蔺晨语无伦次,从发现萧景琰逃走到现在,他有太多的话想要对他说,可两个人真的面对面,他反倒不知从何说起。

这时候萧景琰反倒冷静下来,不禁又惊又喜:“蔺晨,你不反对我留下孩子?”

蔺晨霍然抬头,声调激动地拔高:“开什么玩笑!”又在收到萧景琰警告的眼神后连忙压低声音:“我怎么可能反对?我不知道有多高兴!”他傻笑着靠在萧景琰肚子上:“景琰,我今后只怕做梦都会笑醒。”说着忍不住哧哧笑了起来,用侧脸去蹭萧景琰的小腹。

心头一块大石落下,萧景琰轻松之余,再想起自己当时的委屈和绝望,咬牙恶狠狠揪住蔺晨的头发:“那你当时为什么那样说?又为什么从来不肯提孩子的话题?!”

萧景琰气鼓鼓的模样好像一条小金鱼,眼睛都瞪起来,他鲜少有这样恃宠而骄的模样,蔺晨忙不迭把人搂紧,将心中恐惧尽数倾吐。

“我当然梦想过和你生孩子,不为什么狗屁‘人类繁衍’,我只想要一个你生的。”

“可是我太害怕了。景琰,你不知道我最近看了多少血淋淋的案例,可是即便如此,omega和beta,还是有很多人在努力生孩子。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勇气或者说是,冲动。生孩子太危险了,即便比率再低,我也不想你有一丝一毫的危险。你别生气——对我来说,孩子再重要也不及你,你永远是第一位的。”

“现在小家伙已经来了,我很高兴,非常非常高兴……虽然我依然害怕。”蔺晨的声音里有难以忽视的颤抖,“对不起,我没有一早让你知道,没能早早发现你的异常,害你白受了这么久的罪。”

萧景琰抱着蔺晨的脖子,心软得一塌糊涂:“蔺晨,对不起,谢谢你。”

蔺晨摇摇头,松了口气。他很疲惫,很想休息,可心里总有什么事悬在那里……

他突然一滞,萧景琰不明就里:“怎么了?”

蔺晨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后知后觉地想起把自己吓跪了的那些事:“萧景琰!”

“啊?”

“你揣着肚子去挤地铁?”

“我……”

“你恶心犯困还跟我说是工作太累?”

“我……”

“产检也是自己去的吧?”

“我……”

“你还自己跑这么远?!”

“……”

 

他从没对萧景琰凶过,被教育的人怔怔坐着,听蔺晨旁征博引滔滔不绝地训斥自己,还能分出一点心神去想不愧是蔺晨,说了这么久竟然都不带重句的,心底油然生出一阵诡异的自豪感。

“我只是不想让你麻烦……”萧景琰自知理亏,乖乖被训了半天,觉得多少应该替自己辩解一下。他本来就不善言辞,好容易憋出一句,不料激得蔺晨剑眉倒竖:“什么意思,你嫌我麻烦?”

萧景琰瞪大眼睛:“不是这样。”

“那是什么!”之前小心藏起的恐惧心疼委屈愤怒糅合发酵,终于令蔺晨动了真怒,“景琰,我尊重你的自尊和骄傲,从没有要冒犯你的想法。没有事先表明我的态度是我不对,可你,怀了我们俩的孩子,一不肯告诉我,二怀疑我的心,三自己带着他奔波。就算在一个人痛苦的情况下,你甚至都不愿意问问我的意见!景琰,我看起来有这么不可靠吗?”

他狭长的眼睛死死盯住萧景琰,后者有些慌乱,即便是发现怀孕他也没有这么慌过:“不是这样,蔺晨,”他抓住蔺晨的手,摸到一把滑腻的冷汗,“我不知道对你我来说,孩子究竟是欢喜还是负担,因为我们没有准备好他就来了。老实说,我很慌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我们更应该共同面对啊!”蔺晨吼得更大声,眼底泛出泪光,“我相信你一定保护好了自己和孩子,你不会拿自身安全去冒险。可是我呢?景琰,你考虑过我到底想要什么?”

“你太辛苦,我舍不得他,更舍不得你……”萧景琰难过道,“你太累了,我明明可以自己做很多事的,不是吗?在我自己还没考虑清楚的情况下拖你下水,这不是我的风格。”

他听到蔺晨叹了口气,仿佛在竭力控制情绪。

“你之所以万事替我考虑,自以为周全,不过是我做了太多,而你怕自己被我宠坏,怕终有一天要依赖我。虽然你不说,我也都明白。”迎着萧景琰惊诧的目光,蔺晨自嘲一笑:“你错了,景琰。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自己有多自以为是。原来你从没真正认识过我,而我也没有真正表露过我的怯懦。我这样努力表现,不是为了让你依赖我,更不是为了改变你,我只是……”

“我只是,不能没有你。”

 

蔺晨旅途劳顿,情绪又大起大落,此言一出,强撑着的气势终于散了干净。他腿下一软,扶着沙发缓缓坐倒,还记得不能压着萧景琰。

萧景琰脸涨得通红,默不作声靠上去,讨好似的蹭蹭脸色惨白的爱人。

这是他无声的道歉,蔺晨鼻子里“哼”了一声,勉强算是接受,打定主意要把萧景琰理亏这件事牢牢记住。他调整姿势让萧景琰趴进自己臂弯,又替他掖好被角。萧景琰尖尖的下巴抵着蔺晨的肩膀,情不自禁打了个呵欠。



“喂,景琰。”

“嗯?”

“我们结婚吧。”

“……好。”

 

 

 

============

好了孕期play什么的标记什么的也安排上了。

吵架真的好难写orz希望我以后能把这一章改得更好。


评论(65)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