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初逢 6

生了。



后来想想,那真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天了。萧景琰在小区里遛弯,脚步依旧轻快稳健。蔺晨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双臂张开护着他。

萧景琰走着走着,突然顿了顿,接着若无其事地继续走,只是方向变了,径直朝车库的方向而去。

蔺晨何等敏锐,立马察觉到异常:“景琰?”

萧景琰被戳穿,便也不再掩饰:“好像……羊水破了。”

短短一句话,蔺晨的呼吸都停了一瞬。

萧景琰眉头微微蹙着感受了一会,松了口气:“没事,只是刚开始……放心不是逞强,我心里有数。你回家去拿生产包,我在车上等你。”

蔺晨风一般地狂奔回家,又风一般地赶回来,怀里大包小包,身后跟着急匆匆的林静——她早早来待命,眼下倒是最冷静的一个:“景琰,深呼吸,不要害怕!”

萧景琰在丈夫和母亲的帮助下调整了坐姿,身后一堆软垫,腿上盖了薄毯。他慢慢调整呼吸:“别担心,我很好。”

距离预产期还有好几天,所以他们都没想到生产会来的如此之快,老天保佑萧景琰发动在早上,路上没有堵车,蔺晨把suv开出了跑车的效果,一路风驰电掣冲进了医院。


萧景琰身体健康,又坚持运动,阵痛并没有预想那么剧烈。他躺在病床上随着助产士的引导呼吸,蔺晨紧紧抓住他的手,缓慢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安抚他,为他擦去不断沁出的汗珠。

“没事,状态很好,估计很快就能生。”蔺晨的同事、产科主任云主任安慰道。

宫缩越来越频繁,萧景琰修长的手指握得发白,脸色依然是平静的——蔺晨太着紧他了,他生怕自家alpha紧张过度,于是一直忍耐着不肯表露痛楚。蔺晨心知肚明,不断柔声安慰转移萧景琰的注意力,把所有焦躁不安都藏在了微笑下面。

他们选择了无痛分娩,麻药一针针推进萧景琰脊椎。他对麻药不太敏感,但生效后痛楚仍有所缓解,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景琰,睡一会吧,”蔺晨不断吻他汗湿的额头,心疼得恨不能以身代之,“休息一下,攒足力气。”

萧景琰嗯了一声,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蔺晨盯着胎监记录仪,目不交睫。


萧景琰是被疼醒的,麻药终究没能敌过他的体质,仿佛身体内部有一把刀子在咔嚓咔嚓地绞砍着血肉和骨头,令一向坚强的他也忍不住痛呼出声。

他做足了功课,刚喊了一声就咬牙忍住,生怕浪费力气,而蔺晨的脸已经白了。

“很好,可以开始了!蔺晨你抓着景琰的手,让你喊加油你就加油放松就放松,不要让他太紧张!”云主任厉声喝道,柳眉倒竖,“你给我镇定一点!你是个医生!”

是啊,可为什么自己不是个产科医生呢?蔺晨看着萧景琰发红的眼角,浑浑噩噩地想,对云主任的叮嘱充耳不闻。

“蔺晨……”萧景琰哑声呼唤,“别怕,陪着我……”

蔺晨一个激灵,如大梦初醒,出了一身冷汗。他握住萧景琰的手,不断安抚着他,给他打气。

萧景琰深吸了一口气,孩子,他默默道,你是我和蔺晨的孩子,不要让爸爸害怕,好吗?


“用力!用力!”

“好好好放松,对,吸气……”

“用力!对,状态很好别紧张,好了放松……慢慢地……”

萧景琰疲惫不堪,疼痛仍在继续,下坠感越来越强,孩子快要出来了罢,他模糊地想,可是真的好累,还要坚持多久呢?

蔺晨的信息素扩散到整间产房,轻抚着萧景琰脆弱痛楚的神经,他不断亲吻爱人冰凉的手指,给他鼓劲让他放松。在无边的疼痛之中萧景琰吃力地望一眼蔺晨,长长的睫毛被汗水和泪水糊住,朦胧中只能看到爱人苍白如纸的脸和抿得几欲沁血的嘴唇。蔺晨在无意识地喃喃,萧景琰用了很大力气才听清他说的是“只要一个,只要一个”。

他心里一疼又一软,委屈和欣慰交替酝酿,被汗水浸透的身体原本像泡在温水里,轻飘飘地使不上劲,现在似乎又恢复了气力。萧景琰咬着牙,一声不吭地跟着指导用力,意识越来越清醒,终于,他听到云主任正大声鼓励他:“看见头了!好,跟着我用力,来!”

萧景琰浑身一轻,紧接着是医生们的小声欢呼,这其中一声嘹亮的婴啼让他浑身一震:是他和蔺晨的孩子,孩子生出来了!

“是个男孩哦,真漂亮!”云主任含笑道,“恭喜你们呀!”

红通通皱巴巴的小婴儿很快被放在了萧景琰胸口,他大汗淋漓,用力瞪大眼睛,仔仔细细打量这个新生命:孩子的头发很浓密,眼睛紧紧闭着,拳头握得紧紧的,小嘴轻轻动了一下……

萧景琰突然就哭了出来:“嗨,宝宝……”

蔺晨半晌无声,萧景琰艰难地转头:“蔺晨,你看……”这是我们的宝宝呀。

蔺晨双眼发直,眼珠迟钝地转过一轮。他似乎是笑了一下,紧接着,毫无预兆地贴着墙滑了下去。

“咕咚”一声,新晋爸爸蔺晨昏倒在产房,留下爱人和刚出生的孩子面面相覷。



============

后来蔺医生成了院里的典型(反面)示范对象(大雾)

云主任的姓氏来自于琅琊榜原著,琅琊美人榜中人,一位了不起的医者。

评论(76)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