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阿嚏!”萧景琰打个喷嚏,用力揉了揉鼻子。

他身旁的架子上乖乖蹲着一只鸽子,羽毛洁白,双眼闪亮,只是……正在掉毛。

秋冬之交,鸽子换羽,褪下的羽毛满天乱飞。

而靖王殿下不幸羽毛过敏,喷嚏一个接着一个打得震天响。

“把这鸽子丢出去不就成了?”林殊端着茶嫌弃道。鸽子愤然叫了一声,黑豆般的眼睛凶巴巴地盯着他。

“嘿!你这鸽子成精了不成?它在瞪我!”

“快别乱讲了。它这么可爱,丢出去怎么行?”萧景琰抱着兵书头也不抬,“不过是喷嚏,太医说了无妨。这可是我的鸽子,好容易救下来的,你不许丢它!”

鸽子颇为嚣张地张了张翅膀,林殊发誓有一道得逞的光在它眼睛里闪过。

“萧景琰,我看你是被妖精迷了心窍了!”




“我可是景琰你的哦!”白衣男子得意洋洋道,趴在桌上伸手去够萧景琰的下巴,“你金口玉言,不能反悔~”

“走开。”萧景琰耳朵一红,摸过茶杯一饮而尽,“把你的羽毛收了……阿嚏!”


“你给我喝了什么?”

“你猜?”





============

家里玄凤小宝贝掉毛,中午沾我一身,有感而发。

你猜鸽主给景琰喝了啥呢?





评论(4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