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初逢 7

碎碎念:不管怎么美化,养孩子的过程就是不怎么美好。我相信母爱大于一切,这世界上当然也有乖巧安静的小宝宝。但事实是,绝大部分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漫长的苦逼远大于短暂的狂喜。我认为这实在没啥好逃避的。

所以我想多少写的现实一点,在没有皇家乳母侍女没有阁主包治百病连婴儿都会照顾的医术的前提下,蔺靖二人到底能怎样带孩子。当然了,这也只是一点点,真要写起来,那鸡毛蒜皮的会吐血。

由于是个人观点,所以我不ky别人,同时也不接受ky。

 

 

“呜哇……”

萧景琰一个激灵直挺挺坐起,而蔺晨已经迷瞪着迅速起身,将闭着眼睛哭泣的孩子抱了起来。

“你快躺下,”蔺晨的声音很轻,手上不甚熟练地轻拍着孩子,“睡吧,没事,我来照顾。”

他的话音里含着浓浓的疲惫,萧景琰困得眼都睁不开,打着呵欠伸出手:“明天你就得上班,赶紧睡觉要紧。没事,把宝宝给我。”

蔺晨实在困得难受,也实在心疼萧景琰,被爱人一瞪,只好乖乖躺下。他这几天累得不轻,躺下没一会儿就听到呼吸均匀,显然是睡熟了。

孩子不过吃了几口奶就又睡着了,萧景琰却被一番哄弄折腾得暂时没了睡意。他把孩子小心放好,揉了揉眼睛,床头的荧光闹钟显示不过凌晨一点半。

“唉。”他轻轻叹了口气,蔺晨的呼吸一缓,把他吓了一跳。

 

除了蔺晨昏倒给孩子的出生增添了几分意外,生产到出院的过程堪称平淡。两人初为人父,满心的狂喜感动自不必提,可惜这样的情绪只持续了几天,到后来,剩下的就只有……疲惫。

小家伙能吃能睡,夜里也要喂奶,时常扰得萧景琰不得安眠,白日里不被抱着就会哭闹,婴儿个头小小,哭起来却恼人得很,偏又查不出原因,医生也说是正常现象。他一哭萧景琰就心烦更心疼,这么小小软软的一团又不能打不能吼不能凶,只得一直抱着。

至于换尿布、洗澡,与之相比都算小事。林静有神经衰弱,一旦惊醒就很难入睡,是以儿子儿婿都不许她半夜起来帮忙。两个新手爸爸摸索着带孩子,一天下来,往往都被折腾得疲惫不堪。

萧景琰嘴角长了几个燎泡,吃东西不小心碰到就会痛。带孩子的辛苦远超他的想象,不知不觉攒了一肚子火。而蔺晨为人潇洒,看起来是个不操心的,实际上凡事都比别人多考虑几分。他知道爱人心情烦闷,一面控制自己的情绪耍尽百宝逗萧景琰开心,一面揽下了喂奶以外的大部分工作。

可他的产假只有半个月,明天就要上班,萧景琰再不肯让他出力。

 

 

“啧啧,看看你这黑眼圈,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生孩子的是你呢。”同事戏谑的声音响起,蔺晨懒洋洋抬抬眼皮:“真是我生就好了,至少我家景琰能少受点罪。”

得,本来是想来调侃一下一脸憔悴的“心脑第一alpha”,结果自己被强喂一嘴狗粮。同事顿觉有些无趣,转身慢悠悠走开。

蔺晨摸出手机照一照自己硕大的黑眼圈:也不知道景琰在家怎么样了。

萧景琰抱着孩子,倚在沙发上打盹儿。林静蹑手蹑脚地给儿子又盖上一层毯子,看着他眼下淡淡的乌青心疼不已。她左思右想,还是改改外孙的习惯最要紧。

蔺晨准点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从岳母怀里把儿子接过来:“妈您歇歇,景琰呢?”

林静对着卧室的方向努了努嘴:“睡啦。”她转进厨房搅了搅汤又出来:“蔺晨啊,你来一下。”

两人一拍即合。

 

萧景琰有些犹豫:“他还小呢,要不再等等?”

他自己独立得很,恨不能所有事情都自己扛了,然而到了孩子身上却瞻前顾后,总担心自己能做的还不够多。

林静蹙眉:“虽说不能照本宣科地养孩子,可现在的育儿书有句话很对,好习惯还是要尽早培养的呀。宝宝太依赖你们,一哭就要抱着,这样不好,你们太累了……”

碍着岳母在旁蔺晨不敢造次,伸手虚点一点萧景琰鼻尖:“看看,累得眼神都发飘了。孩子是小,可总哭终究不好。”

萧景琰迟疑再三,还是同意了。

夜里,蔺晨搂着萧景琰摸他头发,萧景琰轻声叹息:“我以为你也会很舍不得。”

蔺晨愣了愣,随即轻笑:“我是舍不得孩子,”他顿了顿,语气坚决,“但我更舍不得你。”

“我知道你很烦很累,可是怕自己抱怨起来没完,也怕我和妈妈担心就不肯表露。可是景琰,我们都是你的后盾,你应当相信我们,也该相信你自己。我不愿对你特殊待遇,就是怕你想歪,担心自己又给我添麻烦。所以你也不要给我特殊待遇,我们不是说好了,有什么事情都要分担的吗?有了孩子也是一样的,这是我们俩的孩子,你我当然要一起面对困难的。”

萧景琰半晌没说话,蔺晨亲亲他的额头:“我明白,感动的话就不要说了,快睡吧。”话音未落就被萧景琰伸手拧了一把,嘶嘶呼痛着偷了个香,才心满意足地睡了。

半夜里孩子又打卡似的哭了起来,两人同时睁开眼,认命地叹了口气,一前一后起了身。

“宝宝乖哦……”

 

 

“哇哇哇……”

婴儿挥着小手小脚嚷起来,他现在已经不怎么哭闹,却学会了用其他声音表达诉求。他已经快五个月了,眉眼都长开了不少,狭长微微上挑的眼尾很有蔺晨的神韵,粉嫩的小鼻子小嘴则更像萧景琰一些,虽然还小,却已经看得出相貌漂亮又端庄,笑起来能把人的心都甜化。

萧景琰握着孩子的小手柔声哄着,伸手点点他软软的小脸蛋:“爸爸还没回来呢,宝宝急什么呀?”

说来也怪,一般来说婴儿都更亲近omega父亲,这孩子对蔺晨的依恋程度却跟萧景琰相差无几,时间长了见不到蔺晨就要闹。所幸他是个贴心的宝宝,自打习惯被纠正之后就很少哭泣,想要什么就会咿咿呀呀地“说”个没完。这样的表现反倒更加惹人怜爱,蔺晨每每见到儿子可爱的模样,都要捧着一颗疼碎的心百般温柔地哄,肉麻程度让萧景琰也不禁无语。

“说来连名字都还没呢,天天宝宝宝宝地叫,”林静端着汤走来,摸着外孙柔软的头发忍不住小声抱怨,“你们两个也真是,乳名总要先取一个的呀!再这样妈妈要越俎代庖了,你们两个乐意呀?”

萧景琰心虚地连连点头:“知道了妈。”

说起名字的事,真不是不上心。两位爸爸抓破了头也想不出到底给孩子取什么名字才好,要么嫌俗,要么嫌不够朗朗上口,不知不觉间几个月过去了,孩子名字没有,外号倒多了一堆。蔺晨每次哄孩子都有不同的称呼,难得孩子每次都咯咯笑着配合,全然不知自己在父亲口中,已经是各种水果和食物的集合了。

蔺晨下班回来,孩子正吃辅食,小手抓着奶瓶咕咚咕咚大口喝着,小腮帮子鼓鼓的,活像一只小仓鼠。

“咱家孩子从小就能吃,”蔺晨慈爱地看着儿子,“随咱俩谁都这样。”

萧景琰想起自己刚怀孕时饥饿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不是从小,是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特别能吃了。”

他没怎么提过刚怀孕时的情形,蔺晨一听不禁感慨不已。一时萧景琰提起取名字的事,蔺晨凝神打量着孩子,突然灵光一现。

“大名先等等,总得有个乳名先叫着。”

是这样,萧景琰连连点头。

蔺晨打个响指:“就叫‘能吃’,朗朗上口,还有纪念意义!”

“砰”,一只抱枕丢在了他脸上。

 

 

 

============

关于“能吃”这个事情,不要怪我!找她! @考试大过天 


评论(53)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