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楼诚】忤逆

明楼拔出枪来的时候,明诚已经扑了上去。

事发的一瞬间他距离攻击较近,看得也比车里的明楼分明:对方离他们太近,身边又有旁人,开枪难免误伤。

刺客显然没想到,经济司的秘书长竟然有这样的身手和魄力,敢于肉搏,一时间怔住了。而明诚正是抓住了这短短几秒的机会,豹子般扑上去紧紧贴着刺客的身体,铁钳般的手死死卡住了对方的手腕。刺客用手肘狠狠撞击明诚的胃部,他有些反胃,却依然一言不发地缠住敌人,去下他的枪。

明诚卸枪的技术早已炉火纯青,双方却一时僵持不下。明楼提枪稳稳地站在他身后,电光火石间明诚头一偏,呼啸的子%%弹在他眼前炸开一朵蓬勃的血花。


“不是我们的人。”

明秘书长舍生忘死救明长官一命,明眼人都看得出,甭管做戏还是真心,总之人家有这个胆色拿命去搏。自明家大小姐去世后愈演愈烈的明家内斗,怕是要暂时偃旗息鼓。

大门一关,明诚就被明楼紧紧抱住,然后双脚离地,一口气被抱到了浴室里。铺天盖地的热水像一场滂沱大雨,冲走他身上大部分血迹。

“他持枪的方式很特别,是……”明诚急促道。

“是剑道的握剑式。”明楼平静地补充,“所以我开了枪。是试探,我谅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水声潺潺,明诚突然不想说话。疲惫席卷全身,他把自己沉入浴缸,又被明楼捞起抱在怀里。

“不能有下次,不许有下次……”明楼喃喃,用毛巾轻柔地擦拭明诚桀骜的头发。

明诚不顾浑身水珠,抱住了明楼:“如果有下次,”他顿了顿,有生命危险的前提下依然忤逆明楼,显然让他有点不习惯,但依然坚决,“我还是会这样。”

明楼在他头顶叹了口气。




============

爱楼诚,从写段子开始(喂



评论(32)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