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楼诚】私事

明楼蹙眉,看着两颊醺红、双眼发亮的明诚笔直站在自己面前。

同行的几个人都有些发怵。明长官新官上任,不到一周时间,关于他的家世和资历早被挖掘得底朝天,但对他本人的脾性好恶、为人处事,外界竟是一概不知。

相对而言,明秘书长谦逊温和,又是明家的“家生子”,是个再好不过的资讯来源。市政厅众人联合做东,他也没有犹豫欣然赴宴。谈笑风生中,在座数人只觉得此人五分熨帖三分贪婪二分谦卑,实在大有可用,往后要想从明长官那儿运作些什么,怕是要先过了明秘书长这一关。

但心里是这样想的不要紧,被明长官当场撞破,就难免尴尬了。眼尖的已经看到明长官身后那冷冽美艳的美人儿,正是76号汪处长,显然是两人下了班约会,不料撞见自家秘书正与下属们推杯换盏,兴许还听进去不合宜的一言半语。

明楼威严的眼神一个一个扫过众人,被他看到的便迅速低下头去不敢作声,到最后只有明诚还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在灯红酒绿的欢场里站得像一棵挺拔苍翠的雪松。

“明长官,”他不卑不亢,“大家私下里聚一聚罢了,您别生气。”

“师哥,”汪曼春声音婉转,“陪我喝酒去?”

她倒是恰到好处地解了围,明楼闻言一笑,矜持不再,倒是融冰春风一般:“你们继续,只一样,不能误了明天上班。”说罢头也不回,美人在侧,意气风发,二人相携去了。至于第二天会不会有人说他苛待秘书,当众给明诚脸子看,自然不在明长官考虑之列。



房门打开,明诚步履稳健地走进来,妥善地锁好了门。

明楼大步上前,往他微凉的手指里塞进一杯温水。

“我没事,”明诚摆摆手,但还是听话地一饮而尽,“这点酒跟伏特加没得比。大哥别担心。”

明楼嗔怪地瞪他一眼,只是这眼神被暖黄的灯光映着,杀伤力就有点折扣:“那不也还是酒?今晚的收成,怎么样?”

明诚揉揉脸,终于换上了清浅但真实的微笑——明楼最喜欢的、自信从容的微笑:“中储银行成立在即,预计要限制法币流通,为中储券让路;新的教育方针已经在拟定,估计明年……”他的眉峰嫌恶地一跳,“明年推行,全面的亲日教育。”

明楼冷笑一声,明诚接着道:“还有,要开始户口清查了,听说他们搞了一个什么‘市民证’。以后要去南京,会更麻烦。”

明楼点点头,又给明诚倒了一杯水。这一次他却没有接,而是似笑非笑地倚着沙发,露出一副坦白从宽的模样。

明楼坦然:“衣服送去洗了,不会有别人的味道。”

明诚嗤笑一声:“明长官,”他圆圆的眼睛闪着狡黠的光,“我可不敢管您的私事。”

明楼把他从沙发上抓起来,手指抵着他轮廓优美的下巴摩挲:“嫉妒又不是什么不可说的情绪……”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微不可闻。

“明秘书长,您就是我的私事。”

明诚呜咽了一声。




============

打算写成一个短篇系列了。想到哪写到哪。

这一篇的时间线较早,是在39年冬,明楼刚回到上海。

中储银行、南京户口清查都是汪伪40年搞的事,所以这里写了他们预先知道了消息。

有bug请不要大意地为我指出并敲打我,靴靴!



评论(40)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