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我的男友是大佬 17

时隔两个半月的更新!果然文还是要写的,不写永远没办法跨过卡文的境遇。

但我还是要唠叨一下:这是黑帮文!黑帮文!景琰不会滥杀无辜,更不会弘扬暴力,我更更不会侮辱角色!但这仍然是一篇黑帮文!一切合理建议统统接受并感激涕零五体投地,但请不能接受的盆友果断退出或者拉黑我(嘤!)以防止我影响到您的心情,否则一概视同爱我!(脸呢?)

前文说到大佬搞不懂自己的心,带伤回来见晨晨却茫然无措,而蔺晨坦然表明了好感,导致大佬彻底懵逼。



萧景琰石化似的半晌不语,蔺晨也知道自己的一席话委实惊人,就连说出来的他自己都有些无所适从,何况萧景琰呢?

在这沉默的空档里,蔺晨重新审视了自己的心。他自小就长得好,嘴又甜,一直讨人喜欢,自高中起开始不断收到表白,上了大学后倒追他的更多,同性里也有追求者,只不过见他和女生关系良好,逐渐偃旗息鼓而已。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喜欢过很多人,可真正沉下心思细想,这种喜欢更多的是欣赏美好的人而带来的愉悦,说到底,他并不曾对什么人动过心。

可萧景琰是不同的。但是正如蔺晨所说,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萧家在本地声名赫赫,暗地里有多少黑暗,外人最多知晓一鳞半爪,言豫津当八卦说起的上位内斗,恐怕不足实际血腥和狗血的十分之一。萧景琰作为斗争的胜利者、本地最大黑道的当家,要说他手上没有沾血?蔺晨并不是象牙塔里什么都不懂的天真派,更不是崇尚暴力的中二期,做不到自欺欺人。

可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然对萧景琰产生了难以自抑的好感。萧景琰像云雾遮掩下的一座冰山,蔺晨迫切地想拨开云雾,想撬开厚厚的冰壳,因为他知道,那下面是喷薄的熔岩,比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要炽热——

“你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人吗?”


萧景琰突然开口,低沉的声音像烟丝缭绕在空荡荡的诊所里。

蔺晨心头一突,本能地预测到了接下来的走向,而萧景琰没有让他失望:“我可以告诉你,我手上有人命,而且不止一条。”

尽管早有思想准备,自己的猜测和本尊的确认还是不可相提并论,蔺晨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萧景琰注意到了他的反应,露出一个苍白的苦笑。

“我家是靠采金发迹,但很少有人知道,几十年前金矿是可以掠夺的,我的父辈被人掠夺,然后又掠夺别人,用命换回财富,然后武装自己,进而得到手续,成为金矿合法的主人。”

“等到人脉、财富都足够了,就开始洗白、扩张。我父亲很有才干,手下人也忠心耿耿,所以家族事业发展很快,也荫蔽了很多人。你知道,有很多产业都是我家的。”

“我父亲早就把大哥认定为继承人,我大哥非常有才华,同时也是一个慈悲的人。萧家已经足够强大,他不愿意在黑道牵涉太多,所以一直在逐步运作,希望能把萧家彻底洗白出去。”

“我呢,自小受大哥教养,尽可能远离家族的事情。很多人都说那是他防着我,其实我很明白,大哥希望我做一个不为家族所累的人,希望我能专心向学,做他无法做到的事。所以我大学就被他送出了国,从不管家里的事情,以至于家族企业里,很多人根本不认识我。”

“当我得知消息赶回来的时候,大哥已经走了。他死的很蹊跷,我家全乱了套,二房三房虎视眈眈,我父亲病倒,大嫂有孕,这种时候,我必须担起责任。尽管我,当时什么都不懂。”

他扯着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蔺晨心里一疼,可以想象一个原本专注学业的人突然被丢到那般境地,简直像兔子被扔进饥饿的狼群。他凝神望着萧景琰平静的眉眼,心揪得抽搐不已。


“不过我父亲说,我到底是他的儿子,起初做的还不赖,”萧景琰平铺直述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丝异样,“直到我遇到你的那个雨夜。”

“二房设伏,我差点就死了,手底下人为我挡刀,死了好几个。我带伤跑到你那里,本以为只冲着我来,谁料我父亲被人换药,母亲挨了一刀,我大嫂即将临盆,被人推倒险些流产。”

他细长的手指终于开始颤抖:“他们是来赶尽杀绝的,而我,作为萧家的当家,不能再姑息下去。为了父母,为了我大哥大嫂,为了我的侄儿,为了我那些死难的兄弟,我必须拿出态度。”

他抬起头,嘴角神经质地一抽——这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蔺晨所知道的萧景琰了:“原来要人的命,真没我想象的那么难。”

蔺晨呆呆地望着萧景琰的眼睛,那双眼睛还是很圆,在他的认知里,这让萧景琰看起来很显小,很干净,眸子里清浅的琥珀色像一泓湖水。

可现在湖水下终于显露出涌动的暗流,是一眼望不见底的无尽深渊。

蔺晨突然感到害怕,他正站在深渊的边缘,萧景琰在一步一步往下滑,而他试探地伸出手,却有无数个理由阻止他前进。

人命,责任,血腥和厮杀。这些曾经距离蔺晨那么遥远,如今却被萧景琰逐个撕开,尽数丢在面前给他看。像被人扼住了咽喉,浓郁的血腥气从身体深处翻涌上来。蔺晨有些作呕,他能想象萧景琰所说的到底是个什么场景,尽管他描述得云淡风轻。


“蔺晨,我是在黑暗里的人,尽管我渴望光明。”萧景琰轻声道,像怕吓着他似的,“你——你太明亮了,你让我想起很多从前的事,还有从前的我。我可以坦然告诉你,我厌恶现在的处境,但我更厌恶无能为力的自己,所以我需要现在的自己,因为有太多事没有做。”

“我对你的另眼相看,也许让你产生了错觉,我承认,我渴望你的温度,但也只是温度,因为你救了我,没有所求,只是为了救我。可是这种自私的想法只会伤害到你和我,以及与你我相关的亲人。我的行为太出格了……”

蔺晨缓缓抬起头,萧景琰一瞬不瞬地望着他:“除了歉意,我不知道还能给你什么。”

“对不起。再见。”



============

所以说啊,两个人在一起哪有这么简单。


评论(55)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