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人间山河 1

楔子

这个故事长,且慢。


 

“你很闲吗跑到江上去吹风,还得劳动我来给你诊脉,你真当我琅琊阁看诊不花钱吗?本公子正醉眠花丛,怎么就得来给你开药……”

一把华丽的嗓子喋喋不休,终于被清冷从容的声音打断。

“你告诉我,我还能坚持多久?”*

“那你告诉我你需要多久。”*

“两年。”*

 

有一瞬间蔺晨似乎很想说什么,但终究忍住了,风拂过檐下的铜铃,他默默从袖中取出一瓶药,递给面前瘦弱的青年。

“心力交瘁的时候服一颗。快吃完的时候,记得早点招呼我去京城。”*

梅长苏并不跟蔺晨客气,两人相伴十二载,彼此的脾性早就摸透了,蔺晨一心牵挂着他的病情,所有的毒舌和聒噪,都是他关心之切,都是自己一意孤行。

可他终究是要辜负蔺家父子的。

“长苏,我知道这金陵你是注定要回去的,没人拦得住你。*”蔺晨不再看他,视线投向渺渺远山,“自打十二年前我从东海回来,第一次看见你跟我爹说话时候的眼神,我就明白。”

梅长苏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蔺晨,多谢你。”

蔺晨冷哼一声:“不敢当。你若是真要谢我就让飞流留下,那还差不多。”

梅长苏还没答腔,屋顶上就传来少年人激动的反对:“才不要!”

“那你要去哪儿啊?”蔺晨一跃而起,轻飘飘飞出了屋子。梅长苏见怪不怪地抬头望向房顶,只听“咚咚咚”数声连响,飞流必定是没能逃过轻功天下第一的琅琊阁少阁主蔺晨,被捉住了好一番作弄。

“金陵!”

“金陵有什么好?人丑心更丑!”

 

梅长苏微微阖目养神,脑子里却一刻不停地盘算着。霓凰比武招亲的消息已经透了出去,那么自己安插的人,也该随着使节团出发前往金陵了。

百里奇……梅长苏手指无意识地捻动衣角。十二年前,还是少年的蔺晨帮助父亲照顾奄奄一息的自己,闲来无事说起在东海的见闻,便提到军营里发生的有趣事件。话说刚到军营的红衣青年与人过招,看似直击要害却不伤人性命,不过是试探对方的身份。等到那北燕人弃刀用拳显露真功夫,才把他真当做敌人来应对,招招狠辣,不留情面,最后更是杀伐决断,毫不迟疑。蔺晨只是说来逗趣,梅长苏却捕捉到了那被杀之人的利用价值。

以及最重要的,他的挚友、大梁七皇子萧景琰真正的资质。

“景琰,我早知你的性情,却终究是要对不住你。”梅长苏喃喃。

“我最烦你这样矫情的家伙,”蔺晨从房檐上倒挂下来,月白色袍子随风鼓动,“你既已经决定了,又何必纠结?”

梅长苏茫然地睁开眼睛:“很多事也许不是景琰想做的,是我……要逼着他去做!我们一起长大,我知道他最不喜欢皇权威压,最厌恶阴谋心计……”

蔺晨摇摇头,梅长苏听出他语气中的不以为然:“萧景琰绝非没有担当之人。也许他不想做,但依然会去做,因为别无选择,你是这样,他也是这样。”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张缣帛,字正腔圆地念给榻上的人听。

“‘靖王奉诏,回京换防。’太子和誉王的人都已经启程来找你,想坐那个位置除了需要你的智慧,还需要他的军权。你以为萧景琰那两个哥哥会放任他领兵在外?或削权或拉拢,这一次他们一定会做,哪一个他都不会逆来顺受。反抗,才是他萧景琰会做的事情!”

“你倒是了解他。”梅长苏微微叹了口气,语气突然萧索,“记得我父亲曾说,走上至尊之位的人都会变。”

“是我要把他推上去的,我只求拼尽全力,保住景琰的心性。”

蔺晨嗤笑:“愚蠢的想法。”

 

梅长苏离开那日,惠风和畅,天朗气清。蔺晨看着马车缓缓驶远,目光随之飞向了千里之外的金陵。

君临天下,还要不失本心?

“萧景琰啊萧景琰,你可别叫我失望。”

 

 

平坦的官道上飞驰过一队人马,数量不多,却是人强马壮,军容整肃。当先是个挺拔轩昂的青年,青袍金甲,双目如星。

“金陵……”萧景琰吸了口气,是近乡情怯,还是愤恨不减?心跳得厉害,他有一种战场上拼杀得出来的直觉:这一次回京,不会像以往那般简单。

 

 

后文http://yanzhixueleng.lofter.com/post/1ea83ddc_eea046b7

============

还是有必要说一下:这里阁主对景琰的印象还只有当年那个叫人惊艳的红色身影,而且他当年也只是个少年,当然没有对相处十二年的好友老梅这么关切。

*为原剧台词。

 


评论(43)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