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我的男友是大佬 15

字数:2100+

脱缰野狗の剧情再度上线~~~

前文点我

 

 

萧景琰失联了。

得知消息的时候萧景桓先是一愣继而大喜,暗忖他这边不过漏了点指缝,倒难道真让萧景宣那个废物做成了?但他毕竟是老谋深算之人,短暂的兴奋过后又想到,戈壁上只有铱星电话能保证通讯质量,如今只是失联状态不能确信,更何况安插的人没能回信,难保不会有变故,等到确定萧景琰真出了事,再高兴也不迟。

他冷静下来脑筋一转,不禁又想到这次了解萧景琰行程的人不多,若是萧选细查下去,难保查不到他安插的眼线上头。

实在不行,就只能舍弃了。萧景桓眯了眯眼睛。

 

 

萧景琰单手撑着脸一言不发。他的手指修长白皙,衬着一张俊美无瑕的面容,与幽暗的矿洞格格不入。灯光散乱地打在他清癯的脸庞上,长长睫毛的阴影下,浅色的眸子晦暗无光。

几个五花大绑的人被吊在半空,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他们脸上糊着半干的血渍,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渗人。然而萧景琰一动不动,身边的人也矗立无声,仿佛这些人和声音都不存在似的。

“咳……萧爷……”终于有人嘶声开口,声音嗡嗡地回荡在空空的井下,“我什么都说,求您给个痛快吧……”

萧景琰眼皮都不抬一下,声音凉得像通风管道灌进的风:“看来我混得不错,随便一个偷矿的也能认得我。”

那人咧嘴一笑:“您就不必试探了,咱们做的就是要命的活计,还能不知道您的大名?”虽然被吊着,他依然努力做出了想要踢身边人的动作:“要不是这些废物,说不定我还真能做成了……呵……”

萧景琰 “哦”了一声:“听你的意思,你有能力来杀我,却拉了些没本事的人一起?”

“您怎么也是一方大佬,这活儿也得有人敢接啊……”

他两人一问一答,列战英站在后面心急如焚。爆炸之时萧景琰虽然反应奇快又被护在中间,但仍然受了伤,只是他瞒得严实,止血包扎后就在这里耗了大半天,眼下他身形不动,但体力恐怕早已耗尽,戈壁上缺医少药,谁敢保证老板不会有事?

萧景琰站起身,径直走到那人面前,抬起头来与他对视。

“……是他?”

那人奄奄一息,硬撑到现在声音已经微不可闻:“我已经是个死人,又何必骗你?难道你还能饶我的命吗?”

萧景琰不置可否,转身就走,列战英对手下人比了个手势,快步跟上。

有一片足够大的矿区最大的好处之一,就是有足够多的矿洞用来埋人。

 

萧景琰回到屋里才松了一直提着的气,露出苍白如纸的面色。

“萧爷?!”列战英吓了一跳,压低声音示意,萧景琰强咽下缓缓冒泡的反胃感,只觉得唇齿间都是血腥气:“没事,不要声张。”他不欲多说,列战英只得出去守着。

萧景琰缓缓躺倒,小心地避免碰到伤口。他没有时间休息,大脑快速运转着去思考幕后黑手究竟是谁。那人口口声声说萧景宣对他有恩不得不做,可萧景宣纵然有心也已经全家出国,国内残存的势力凭什么被他再度利用?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在他来西北的时候,是有什么人给他透露了口风?

再说,如果抱着必杀的决心,那为什么刚好在自己来的时候发生爆%炸呢?这种没有准头的爆%炸能有什么作用……

萧景琰猛然跳起:“战英!留下他!”

 

 

蔺晨狠狠点了个头,脑门“砰”地磕到了桌子上。

合班大课人多,瞌睡的摸鱼的聊天的神游的大有人在,蔺晨这一下子并不引人注意。他捏捏鼻梁——长得太挺也不好,撞得发酸——神思又飞出了天外。

蔺晨不是个喜欢纠结的人,相反,他的通透远超大部分同龄人。起初他也震惊于自己的行为,然而几天的时间足够他审视清楚自己的内心。

条件1:他和萧景琰有足够复杂多面的接触。 

条件2:萧景琰不是坏人。

条件3:萧景琰流泪的模样让人心疼。

条件4:他心疼萧景琰。

结论:他对萧景琰,即便不是动了心,最起码也是有些不一样的感觉的。

可是萧景琰又是怎么想的呢?他为什么要跑?如果感到受了侮辱,按他的性子至少得当场卸自己一条腿;可如果他能接受,为什么全无反应?

也许他……根本不在意?也不对,如果不在意,为什么要逃跑?

一切又兜回到了原点,蔺晨自暴自弃地使劲搓了搓脸,突然扭过身:“喂,宫羽。”

“嗯?”

“如果你被一个男生吻了然后你跑了,那你跑的时候是在想什么啊?”

宫羽脸一红:“你这问的什么问题呀!”她身边的伙伴掩口吃吃笑了起来,蔺晨挠挠头,道了歉就转回去捧起了课本。

如果是女孩子,跑掉而没有当场作出反应,多半是不讨厌这个男生的,可萧景琰又不是个姑娘,不能这样去类比。蔺晨很有女生缘,但他也只了解女生的心理,对于萧景琰这个同性则全是茫然。他思来想去,突然灵光一现,暗搓搓类比了一下自己。

假如萧景琰吻了我,而我跑了,说明什么?

——说明我怂。

靠!

乱七八糟想了大半节课,蔺晨仍然没有得出头绪,不过他起码捋清楚了一件事:想的再多也没用,他又不能为了这件事主动去找萧景琰,而萧景琰估计也不会主动来找他。

再说,这样尴尬的情况下见面,该怎么应对才好?

 

 

车开得又稳又快,蔺晨在副驾上数次欲言又止。

你打哪冒出来的?堂堂一个黑帮大佬居然自己开车跑学校门口堵人?!

 

萧景琰一路绝尘,汽车一个潇洒的摆尾稳稳停在江边,他跳下来,站在车门旁看着蔺晨,面无表情。

蔺晨紧跟着下了车,没有一丝迟疑。他发现自己非常冷静,甚至对萧景琰目的的善恶没有任何怀疑——难道萧景琰还能在这儿把自己扔江里不成?

初夏的江边,入夜了还有一点凉,所以人也不多。脚下是奔涌的江流,萧景琰站在渐黑的夜色里,眼睛映着最后一缕余晖,亮得摄人心魄。蔺晨突然有了一种预感,他捕捉到了萧景琰的念头,甚至想到了对方要说什么——

“啪!”

打火机一闪,萧景琰背过身去狠狠吸了一口烟,刚回过头准备开口,烟就被蔺晨一把夺走丢进了水里。

萧景琰还保持着偏头的姿势,眼睛定定地望向蔺晨。蔺晨瞪着他,决心不再忍耐:“我说过了,不要抽烟!”

“你想好了?牵扯上我,可不是开玩笑的。”

“萧景琰你是不是男人!你怕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怕了!”蔺晨吼了一声,在看见萧景琰那一刻他就已经抛弃了理智,“我亲了你,你要是不满大可以报复我可是你没有,你要是喜欢,那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萧景琰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蔺晨不爱看他这罕见的犹豫模样,咬了咬牙跨前一步,再次抓住了萧景琰的手腕。

这次他没能成功,萧景琰反手钳住了他,然后,带着烟草味的唇压了上来。

 

 

后文点我 

============

我想写反攻……特别想写反攻……

不过我们大佬很宠很宠晨晨的所以反攻就是我想想,不现实的桀桀桀……

 


评论(71)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