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有人斥重金上琅琊阁要一个答案。
“情爱是什么?”

蔺九十分愁闷,他不过十余岁,对于“情爱”二字,委实没有切身体会。
好容易等了三天,客人来取锦囊的日子,也正是老阁主蔺晨出关的日子。

蔺晨掸一掸洁白如云的衣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最疼爱的弟子:“笨死了,哪有一点为师的脑筋和风采?这样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了?”说罢大笔一挥,着人立即送下山去。
蔺九见师父不过写了几个字,暗忖情爱一事复杂缠绵,寥寥几笔能说出什么道理?然而送信的小童回来,说客人当场拆了锦囊,细细读完便扬声大笑:“不愧是琅琊阁!”然后大哭三声,深深一拜便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蔺九心悦诚服:“师父,您究竟写了什么?”

蔺晨微微一笑,一瞬间蔺九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一张苍老的容颜,而是世间最年轻热忱的笑脸。
“情爱嘛,就是不可说,不可问。”




评论(29)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