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解忧小吃店 2

小吃店开张啦~


夜幕降临,对于小吃店来说,又是新的一天。
店主今天又换了新衣,招摇的格纹西装配真丝刺绣领带,与他端庄威严的相貌构成一种奇妙的和谐。卷毛青年伸开两条长腿,大大咧咧地占了一排椅子:“店长哥,你说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的衣服是怎么换的?”
店长始终都含着淡淡的微笑:“我若是知道,估计就不在这儿了吧。至于衣服……”他低头掸掸袖口,声音越发温柔:“只要我想,就可以换。从前有个人最喜欢给我捣鼓衣裳,我嫌麻烦,又要顾着用度不可奢靡,所以一套袍子总要穿很久;现在他看不到我,我却落下这花哨的毛病,也不知他会不会喜欢。”
他的声音逐渐放低,最后卷毛青年只听到他小声的怨怼:“……近墨者黑。”
青年一愣,记忆中似乎有个人也曾这样蹙着眉头批评自己,可惜他看似生气,嘴角却带着宠溺的笑容,于是自己越发得意,恃宠而骄。
是谁?我为什么记不得?青年抱住头,茫然又痛苦地砸在桌上。
“哐啷”一声,店主连忙揉揉青年撞红的额头,神情怜悯:“别担心,我虽然不知这是哪里,但长久以来,只有有‘心事’的人和非人才能来到这里。你耐心等待,会等到的。”
昏黄的灯光下,青年和店主两双圆溜溜的眼睛相对,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痛苦和期待。
“店长哥,你刚才说‘用度奢靡’,现在哪有人这样说话呀,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店主正要回答,听到门口传来声响,两人这才发现有客到来。

客人身材矮小,生得慈眉善目,卷毛青年却情不自禁皱起眉,本能地绷紧了身体后退几步,似乎想尽可能远离他。店主也觉察到客人身上令人作呕的古怪气味,他凝神细细打量了一会儿,突然面色一寒。
“坐,吃什么?”
客人满脸茫然,喉咙滚出含糊的声音,店主冷笑一声——自打卷毛青年来了店里还从未见过他这样——站起身快步走到后厨窗前,取出一盘又一盘饭菜悉数堆到客人面前,垒成一座小山。
客人犹疑地拿起筷子,面前的食物琳琅满目,各类菜色一应俱全,他却迟迟不肯动手。店主连连冷笑:“怎么?不懂?”
仿佛是感应到了他的情绪,后厨一向柔和的雾气陡然散开,凛冽的寒意呼啸而出。
“蔺晨,我没事。”卷毛青年听到店主不知在跟谁说话,声音一波一波地回荡在空荡的屋内,他大步上前,修长的手指隔空一点,声音比周遭的寒气更加冰冷。
“这里的每一道菜,都是被你杀害之人的最后一餐。这碗面,是一个女孩第一次用自己的工资买的,她吃得很开心;这盘炒饭,是一个男孩的母亲亲手炒的,他吃完了去上学,从此再没回来;还有这碗汤,这杯水……”
“老天无眼让你苟活至今。总算正义不死,叫你今日受刑魂归地狱。可惜你一条烂命,怎抵得过这些无辜之人的性命?他们生前最后的憧憬和恨意,便要让你也尝尝!”
随着店主愤恨的咆哮,森森寒气化作无数冰霜刀刃,向着客人扑了过去。
客人一个激灵,突然开始大口吞吃饭菜。手不受控制,吞咽远远跟不上夹菜的速度。他越吃越是痛苦,到后来喉头梗住连连作呕,却无法停止手上的动作一味狂塞。场面诡异而阴森,呕吐声夹杂着哀嚎充斥人的耳膜,漫长的折磨似乎没有尽头,直到客人彻底委顿在地。
食物依然源源不断地往口中塞,客人涕泪横流,奄奄一息地求饶:“神仙……你饶了我……我知道错了……”
“你知道错了?”店主抱臂上前,不顾满地污秽,仿佛踏足的是莲华盛境,“你若知道,就不会杀人如麻;你若知道,就不会毫无愧疚;你若知道,受审之日就不会百般狡辩!如今不过受了这点罪便要求饶,那些死去的人如何能饶过你!”
他精致的皮鞋厌恶地点在客人身上:“地狱之下,愿你好好享受。”

客人化作一团黑雾,扭曲着消失在空气中。店主闭目良久,长叹一声,半空中传来凄厉而痛快的哭嚎,有男有女,尖锐杂乱,他伸出手,无数滴泪水落到他手心。
“这个人是谁?”卷毛青年压低的声音像狮子咆哮,“是……连环杀手?”
“是。他隐匿多年,杀人无数,直到今天执行死刑,那些冤魂才真正得到了安息。”
“一颗子弹太便宜他了!”卷毛愤然,“若是我……”
他突然愣住。
我什么?
店主也愣了:“……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太阳即将升起,卷毛青年与店主端坐在桌子两侧,分享他们的记忆。
“我的名字叫做萧景琰。”
“在‘前世’,我是个皇帝。”
“我有个爱人名叫蔺晨。他是个妖怪,是修行几千年的妖怪。”
后厨的雾气悄悄偎到店主手边,讨好似的绕着他转。
店主琥珀色的眸子灿若星辰。



============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想看下回的快去给蔺靖投票啊求求你们!!!!!!!!!!






评论(4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