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解忧小吃店 4

万水千山总是情,投给蔺靖行不行?

2100+

前文点我

 

 

旱灾解除,萧景琰很是过了几天舒心日子。彼时梁国兵强马壮,外无忧患,君明臣贤,内能齐心,萧景琰每每想起,自觉对得起兄长挚友、至亲至爱。

蔺晨对此嗤之以鼻:“累不累?这江山本就该是你的,这些年来我总怕你想的太多,可惜总是管不住你。”

萧景琰靠在他怀里,把玩着垂下的长发:“我明白。我执掌江山二十年,不会再有为了兄长当皇帝的念头。只是……”

蔺晨亲亲他额头:“只是你终究念着他们。我明白,如果不这样也就不是你了,我也爱极了你这一点。只是,我希望你能别这么累。”

“嗯。”

午后的阳光暖融融地照着相依的两人,萧景琰一个恍神,竟然在蔺晨发间瞥见一丝银白。他心头一跳,连忙捉过那缕发丝细看,蔺晨不解地低下头。

萧景琰一找再找,最后只当自己眼花,又不禁失笑:“早该发现的,你这些年来只添了两道皱纹,又不见白发,障眼法实在敷衍。”

蔺晨也笑了:“外头都说我以色侍君,自然驻颜有方,不成吗?”

萧景琰笑得前仰后合,一时又想到红颜白发,时光匆匆自己已是暮年,神情逐渐变得萧索。

“怎么了?”突然不开心?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萧景琰自觉傻的可以,期待又忐忑地抓住蔺晨的衣襟,“你……你从前喜欢过旁人吗?”

蔺晨握住他的手答得毫不迟疑:“只有你。”

“那我死了以后,你要回琅琊阁去吗?”萧景琰攥紧了手。他无法想象没有蔺晨的人生该怎么继续,同样的,蔺晨也没有经历过与爱人的死别。可人和妖毕竟不同,如果自己死了,蔺晨该怎么办呢?

“我呀?我自然是要陪着你的,”蔺晨笑眯眯的,“我的寿命很长很长,等你转世再度为人,我就去找你。”

萧景琰腾一下跳起来,喜得双眼发亮:“真的?人可以转世,我还能再见你?”

当然,你当然可以转世。蔺晨望着萧景琰欢喜的模样,笑得开心又得意:“萧景琰,你可别想投个胎就忘了我,生生世世,我赖着你了!”

萧景琰倒进蔺晨怀里去,像年轻时一样搂住他的脖子笑出声来。

真好,有蔺晨在,自己一点都不惧怕死亡。

蔺晨把脸埋在萧景琰肩头,头顶的一星白发闪了闪,变得乌黑闪亮。

 

 

在后来的日子里,蔺晨时常耍些小法术逗萧景琰开心。实际上很多次他都想向爱人展示自己的能力,不曾想拖到现在才付诸实践,内心五味杂陈。

萧景琰对蔺晨的行为十分捧场,每每看得雀跃不已,眼睛亮得像个孩子。碍于不能声张,蔺晨每次只能动用一些简单的法术,比如让伸手不见五指的寝殿内突然飞起大片萤火虫,绕着萧景琰翩翩飞舞;比如已经枯萎的莲花在萧景琰掌心再度盛开;比如御花园所有的鸟儿都落到萧景琰面前——钦天监监正非说这是百年难得的祥瑞,激动得胡须乱颤,害得憋笑的萧景琰差点在臣子面前破功。

“我还是最喜欢下雪。”某日萧景琰批阅奏折,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在一旁耐心剥榛子的蔺晨一愣,随即明白他说的是两人相爱的第一年,金陵下了一场十年一遇的大雪:“那可不是我弄的,我们修道的妖不能干涉天象。”

萧景琰抿嘴一笑:“这个我自然知道,只是突然想起来罢了。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这些日子总想起从前的时光,一想就怀念得很,倒有些拔不出思绪来。”

蔺晨心头一突,顿觉不祥,强笑着哄人:“不过你要想看小范围的雪,我可以做到。”

萧景琰就弯起眼睛,笑得像得到奖励的孩童。

 

是夜,皇帝陛下做贼似的遣开众人,一个人站在御花园的梅园里。

正值深秋,光秃秃的梅树可怜兮兮地伸展着枝干。萧景琰抬手抚摸树枝,想起当年蔺晨在雪中拥抱自己的情景,耳朵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他突然咳嗽几声,胸口似乎有些发闷,不由伸手按了按。

正在此时,半空中传来飒飒风声。萧景琰抬起头来,只见纯黑的夜色里,大朵轻柔的雪花正飘然落下,如同一张温柔的网,在自己身边笼出一方小小天地。梅树枝头落满了雪,转瞬间雪下绽开大片红花,暗香氤氲,沁人心脾。方圆三尺开外依旧是寂静黑夜,风灯轻轻摇曳着,映出蔺晨慵懒的笑容。

蔺晨抄着手慢慢走来,一直走到雪夜里,浅蓝色的袍子无风自动,活了似的蹁跹,发顶肩头白茫茫一片。萧景琰站在他面前,穿着红色的常服。他年过半百,鬓发霜白,清癯瘦削,可他琥珀色的眸子依然亮晶晶的,薄唇勾起的笑容纯净如昔。他望着蔺晨,在铺天盖地的大雪中伸出手。

就在两人手指相触的一刹那,萧景琰动作一顿,紧接着软绵绵地扑进了爱人怀里。

蔺晨紧紧抱住萧景琰,几乎要把他勒进自己的骨血。以两人为中心,朔风平地而起,呼啸着卷起落雪,似刀锋凌厉。尖锐的风声中隐隐传来鬼哭狼嚎,寂静深夜里格外瘆人。

萧景琰面色惨白,一片死气,身体逐渐冰凉。黑沉沉的夜色里骤然闪过诡异的亮光,惊蛇般的闪电直直劈下。蔺晨“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咳嗽着抱住萧景琰不放,用血肉之躯生生受住十八道天雷,任凭衣衫绽裂,血肉横飞。

这酷刑不知受了多久,终于风平浪静。御花园一片狼藉,蔺晨撑不住跪倒在地,依然不肯放手。

萧景琰突然睁开眼睛,长长吸了口气,随即摸到满手鲜血。

“……蔺晨?!你怎么了?!”

 

染红的羽毛四散飘零,蔺晨倒在大片血泊之中,咳得惊天动地。

“景琰,景琰……”他摸索着抓住萧景琰的手贴在脸上,眼前血红一片,仍然准确地望向爱人的方向,“对不起,对不起……”

“闭嘴!不许道歉!”萧景琰慌得要发疯,拼命要把蔺晨抱起,“你不会有事的,我去找太医,去找太医……”

“你听我说……我……逆天改命,活该受劫。我不想你知道,可事与愿违,没想到这么快……”

“改命?你改什么命!你都做了什么?!”

萧景琰吼到破音,蔺晨一面咳血,一面扯着嘴角放肆地大笑:“你……你是命中注定要……要当这个天子,你的命跟大梁的国运连在了一起……国运不昌,就连累了你。我费尽心机,还是……只能改改天象而已。今夜……本是你油尽灯枯之时,我……拼了我一生的修为,把你……拉回来……哈!这老天,终究是斗不过我!”

他咳嗽连连,齿缝尽是鲜血,再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乌黑的长发齐刷刷变白,面容转瞬苍老。萧景琰又痛又悔,失声痛哭。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蔺晨,求你别丢下我一个……我要怎么把命还给你,你告诉我!”

蔺晨张了张嘴,喉咙咯咯作响。短短一刻的时间里,他已经老得看不出本来模样,可眼睛依然缱绻地望着萧景琰,尽管他已经什么都看不到:“景琰,我爱你。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开心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是……”

“求你,好好活着……”

“我……”

“求你了萧景琰!”

蔺晨声嘶力竭,就在萧景琰大哭着点头的同时,他表情一滞。

 

时间,风雪,还有心跳和呼吸,一切都像是静止了。

怀中光芒闪烁,蔺晨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萧景琰双眼无神,茫然地伸手去抓,就在触到他脸的那一瞬,无数片羽毛飞了起来。

萧景琰无声地晕了过去。

梅园静悄悄的,除了皇帝伶仃的身影,没有其他任何痕迹。

 

 

 

============

我是哭着写完这一章的……

所以要打我的拜托轻一点……

我保证,我保证小吃店最终结局是甜的!我保证!!!!!

 


 


评论(53)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