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楼诚】解忧小吃店 6(大结局)

前文点我http://yanzhixueleng.lofter.com/post/1ea83ddc_eee50cbb



热热闹闹、元气满满的李熏然一走,本该习惯了安静的萧景琰竟也有些不适应。

后厨的窗在非营业时间依然紧闭,雾气丝丝缕缕地往外溜,执着地绕着萧景琰转圈。
“吃醋了啊?”萧景琰失笑,伸手抚摸着竭力做出气急败坏的架势的薄雾,“你还会吃醋?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吃醋的人都是我。”
哼,你是堂堂一国之君,生的又这般好看,每年端午你往楼台上一站,不知道多少美娇娘的眼睛都围着你转!萧景琰你有多大魅力你自己不清楚?别笑,说的就是你!不许去对臣子们的家眷笑!
萧景琰简直能想到蔺晨上蹿下跳,愤然反驳自己的模样和语气,忍不住笑出声来,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红晕。
“你少跟我装无辜!蔺晨,你真当我不知道你在江湖上的名声?‘琅琊阁主,倜傥无双,君子如美玉,一见误终身’不知说的是谁?”萧景琰佯怒,两道浓眉一立。
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固了一秒,然后悄悄后退些许,又耍赖似的冲上来,围着萧景琰团团转。
“好了好了,逗你的。”萧景琰笑得更大声,“这么多年了,怎么是你越来越不经逗弄了?”
在曾经相伴的时光里,萧景琰每每被蔺晨逗得面红耳赤,结结巴巴,偏偏又舍不得生他的气,再说这是恋人相处的一大情趣,两人也乐在其中。
时光匆匆,在漫长的独处的岁月里,萧景琰反复咀嚼二十年的酸甜苦辣,一遍一遍地回想蔺晨的音容笑貌,久而久之,原本端庄板正、轻易不肯放肆的梁武帝学会了插科打诨,也学会了生涩地调笑。反倒是蔺晨,长久以来他只能靠雾气与萧景琰“交流”,竟然越来越内敛羞涩起来。
“你怪不怪我?熏然的眼泪那么珍贵,我却没有收。”萧景琰的笑容渐渐淡下来,有些迟疑。
“那么好的一个小朋友,像颗小太阳似的,谁知道他俩的来生会不会有其他波折呢?眼泪还给他们,来生一片顺遂,我们就要再等了。”
薄雾乖巧地“摸”了摸萧景琰的脸。
怎么会怪你?如果是我,也会这样做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萧景琰守着店铺,日复一日收集眼泪。不论生者还是亡灵,来到店里的“存在”都有悬于心头的执念。食物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情感媒介,欢欣苦楚、情爱仇恨,不过一餐饭的光景就能悉数回顾。作为一个旁观者,萧景琰看了上千年,光怪陆离之事依然层出不穷。
当那位威严雍容的客人走进店里的时候,萧景琰心头一颤。
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契机”。


不知道哪里踩着点了总之被屏蔽了哦呵呵呵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438138




风从未停过,雾气聚了又散。
情之一字,亘古未变。
世间痴情人,相逢终有时。


——完——



============
我终于!又!填完了一个!坑!!!!!
谢谢大噶对小吃店的喜欢!
(金陵回望坑成堆……嗯……我便奋力把土填!)

评论(76)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