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人间山河 5

蔺靖投票大礼包点我!

101投票贴点我!

本章请看阁主这个flag小王子到底给自己插了多少旗……

前文点我

 

 

梅长苏回府的时候,表情极其微妙。

早在皇帝同意重审赤焰案时,消息就已经层层递了出来,苏宅上下原本都松了口气,一起到门口迎接,见他神色有异,不由得集体惴惴。

这时候谁开口都不比霓凰合适,两人回来一路无话令她心下担忧,握住梅长苏冰凉的指尖:“兄长,可是还有什么不妥吗?”

“并无。”梅长苏轻声道,回握她温暖潮湿的手掌,“进去说。”

 

“陛下已经同意重审,不日便要下旨。这十三年的谋划,终于是有了回报。”

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好消息,众人仍旧是欢欣鼓舞,一时又想到这十余年的冤屈愤懑,种种难言的情绪错综翻涌,渐渐也都沉默下来。

蔺晨扇子一打:“如今昭雪近在眼前,你们一个个都哭丧着脸做什么?与其挂念从前,不如顾惜当下和将来!”说着咧嘴一笑:“长苏啊,等到冤案昭雪,你有什么打算?”

霓凰情不自禁挺直腰,梅长苏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我答应了陛下,等一切结束,我就离开京城,回江湖去。”

蔺晨得意洋洋:“我早说了,金陵不是个养人的好地方,早晚耗了人元气去,还是早早回去做你的宗主为妙。郡主也无需伤怀,穆小王爷一旦接管穆家军,你跟着长苏一道不就行了?这世上的乐趣可多了去,你多年南征北战,也该放松些了。”

霓凰心下欢喜,她毕竟是个女子,众人善意调笑,令她一个铮铮大将也只垂头不语。

气氛逐渐轻松起来,蔺晨却捕捉到了梅长苏眉宇间的愁绪。

 

 

“今天……他下跪了,他说他是受了小人蒙骗,还说了小时候带我玩的事……”

“谁?皇帝老儿?”

“是的。”

蔺晨啧啧称奇:“哟,看来他还是有点良心的。这不是好事吗?你不像是为了这件事烦心,到底为什么?”

“我今日向他转达了祁王哥哥的遗言,”是夜月朗星稀,梅长苏望着夜空出神,“‘父不知子,子不知父’*。一句话,竟是这十三年的总结了。”

蔺晨满不在乎地往嘴里扔着点心:“这话原本没错。天家亲情所牵扯的太多,你不能要求他高居至尊之位,还能保持父子相亲的本心,彼此不知才是常态。你质问他当年不知子,试问一个皇帝,又怎能容威胁在侧而毫无所动?祁王败在不知父,但更败在不自知。”

萧选与祁王是父子更是君臣,在这两重关系中寻求平衡本就是无解难题。两人时常为这些事争论,然而今天在梅长苏听来格外刺耳。他城府极深,在亲朋面前却不愿伪装,脸色立时一放。

蔺晨嗤笑一声:“我知道,你不爱听是因为担心子肖其父。我也不怕给你点破:萧景琰一旦做了皇帝,就算想保持本心,这权力、这形势也会逼着他改变。一个合格的帝王谁都不能相信,否则就是把自己的脖颈往别人的刀下送。”

“你别瞪眼,其实你自己也清楚,祁王固然忠于君父,他的德行却更是对皇权真真切切的威胁。狼王会赶走甚至杀死长大的公狼,只为了山林里那小小一块领地;那么一个皇帝,所为的又何止一小块疆域呢?”

梅长苏脸色苍白:“景琰他不会如此!”

“我知道,萧景琰是个君子,跟过世的祁王一样心怀天下。但如果他不改变,那他就活不下去。”

“你!”

梅长苏一急,抚胸一阵狂咳,蔺晨捏住他手腕,不由分说注入内力。

“萧景琰与祁王最大的不同,就是他适时的隐忍和反抗。反抗不是一个帝王该有的品质,但无可奈何。所幸萧景琰一直在改变,他对自己和君父的关系有非常清醒的认知,这也是他比祁王聪明的所在。”蔺晨垂眼轻叹,“他本质还是太刚直善良,你却把他推上了一条势必会孤独和争斗的道路。如今他和皇位之间几乎没有距离,为国为民,他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推他上位实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一切已成定局,你又何必自苦。”

蔺晨向来通透,句句直中要害,梅长苏脸色越发苍白,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所说都是对的,一声长叹,不再多言。

微风簌簌,蔺晨靠着门昏昏欲睡,不妨被梅长苏凉凉一句惊醒。

“景琰早知我身份一事,你为什么不早说?”

蔺晨用手撑着头就地一躺:“反正你们现在也说开了,还追究这些作甚?”梅长苏气急:“他……他那些日子还不知怎么熬过来的……”蔺晨骇然冷笑:“他自有他应当承担的东西,他也不是承担不起的人*,你事事替他操心,难不成他做了皇帝你还要给他当奶妈?”

梅长苏一口水呛了出来。蔺晨眯着眼睛乐见他吃瘪,笑得越发开心:“等案情昭雪,趁早离开这儿罢!只有蠢人才会不顾那自在的江湖,非要赖在这恶心人的庙堂呢。”

“你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何必去当这个蠢人?”

 梅长苏失笑:“我记得某人常说,他才是天下第一聪明人。”

“所以我一直都说,要尽快离开金陵,好回我的江湖去啊。”

 


后文点我

============

本章写了一下我对于君臣父子关系的理解。

我个人认为,祁王和林氏的悲剧本质上不是老梅所说的“萧选背弃了本心”。事实上一个皇帝真的不好做,他日渐衰老,他的儿子却青春正盛、拥护者遍布全国,他本性就多疑,又是谋反上位,怎么可能不怕?萧选不顾亲情、不信忠良当然是真,反派们处心积虑、丧心病狂更是真,但祁王和林氏明知萧选这个性子,却没有相应的防御措施,只能说还是太天真了,再加上反派们缜密运作,悲剧在所难免。

另外这个故事真的没人看吗嘤嘤嘤!


*是引用及化用原剧台词。


评论(4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