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人间山河 8

前文点我


琅琊山水汽丰沛,草木繁茂,几场大雨下来绿意越发浓郁,蔺晨早起去后山练剑,披一身雨意而归。

他站在门前,看三三两两的鸽子起落。四面八方的消息源源不断地汇入琅琊阁,一见便知价逾千金的、打眼看去一文不值的,都静静躺在密室内,等待着焕发价值的那一天。

“少阁主,”主事大步上来,“金陵传来的消息。”

“又有什么一定要我知道的?”嘴上这样说着,蔺晨依然接过纸条,展开漫不经心地一瞥。

【金陵 萧庭生封长林王。】

【金陵 皇后有孕。】

“咝……”蔺晨失笑,“小小年纪,已经定下将来要接管长林军么?”

 

三年前战争结束后,还是太子的萧景琰便开始重整军队。从各军收编精锐,加上北境一役的大半将士,合并重组成新军,取林殊精神长存之意,赐名“长林军”。

长林军是大梁最强悍的军队,也是牢牢掌握在皇帝本人手中的直系武装,目前的统帅是列战英列大将军。萧景琰给萧庭生封号“长林”,尽管他还有两年才能开府建牙,但皇帝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了。

“事宜从缓啊。”蔺晨淡淡道。

“许是朝臣质疑长林王得到的恩宠,梁帝要给他造势吧?”主事应道。蔺晨竖起指头:“这只是其一。其二,他对萧庭生绝对信任,又绝顶亏欠,必须给他足够强悍的支撑,才能确保他的安全。只是终究心急了,想来朝堂上的阻力不会太小。”

他忽而想起萧景琰倔强的眉眼,顿时又觉得这再正常不过。

“那就是一头倔牛,当然不肯任别人摆布喽。”

主事拿着情报去归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少阁主心情好像不错啊。

 

 

金陵,皇城。

林静安然端坐,微笑着与人说着话。尽管早已贵为太后,她依然住在简朴宁静的芷萝宫,也没有进行翻修和装饰,淡淡的药香弥漫在殿内,一切都像往日一样。

皇后由于怀孕,太后不许她正坐,又在她身后垫了一堆软垫。可柳蓁的面色依旧有些发白,膳食精细也没能让她多长些肉,露出的手腕纤细依旧。

“娘娘还是应当好好保养,”下首坐着的正是霓凰,生离死别让她的眼神越发坚毅,气质却随着岁月流逝更加沉稳,“太子这样懂事可爱,陛下又没有移情别恋,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柳蓁掩唇轻笑:“郡主快别打趣我了,肚子里这个怕不是个小祖宗呢,天天闹得我不得安生,若是像歆儿那么乖倒好了!”

“这么调皮,看来也是个皇子。”霓凰温柔的眼神笼罩着柳蓁略有弧度的小腹,在座其他两人心头都是一酸。

萧景琰站在殿外无声地叹息,等里面的人又恢复说笑,这才踏入殿内。

“陛下圣安。”霓凰起身行礼,被萧景琰止住,又伸手去扶吃力起身的皇后:“你别乱动,坐下便是。”

“瞧你累的,快坐下,喝点甜汤。”太后心疼道。转眼萧景琰登基已经三年,这三年里殚精竭虑,无时不在为国计民生忧心,人也越来越瘦。

“劳母后辛苦,儿臣不碍事的。今日不累,朝堂上也没什么大事。”

“那也得好好保养。”太后嗔怪地瞥一眼儿子,“我的孙儿们呢?”

“庭生带歆儿去玩了。母后放心,庭生心细,能照顾好歆儿。”萧景琰喝了汤,又说起两个儿子,这才慢慢放松下来。

柳蓁垂下头,隐去了眼中的忧虑。

 

是夜乌云密布,零星几颗星子挂在天上。萧景琰难得不用批奏章,眉宇间却有愁绪化不开。

“陛下无需顾忌臣妾和歆儿,”柳蓁慢慢走到萧景琰身后为他披上外衣,“我祖父年迈,父兄虽然愚钝,却是忠君之臣,申斥或是处罚,都是君恩。”

萧景琰长叹一声:“朕不怪他们。庭生身份特殊,又不能为外人道,他们忧虑朕偏爱,怕他生异心,实属人之常情,也是担心你和歆儿的缘故。”他蹙眉看着面色苍白的妻子:“太医说你心思太重,务必静养才是。庭生……他受过太多苦,又没有后盾,朕尽力补偿尚不足报皇长兄和小殊万一,朕也相信他不会侮辱了皇长兄的血脉。你不要多心,歆儿是咱们的长子,朕要好好培养他,他是大梁未来的储君。”

“陛下不要说这样的话,臣妾从未怀疑过您的决断,”柳蓁温柔地抚摸着小腹,脸上浮出淡淡红晕,“庭生这孩子熨帖孝顺,臣妾很喜欢,歆儿更是天天粘着他不肯放。臣妾说句僭越的话,您说庭生没有后盾,歆儿便是庭生的后盾之一;而日后的长林王,不也是歆儿的后盾吗?”

萧景琰欣慰一笑。

 

 

这一年雪下得早而多,几个贫瘠的地区陆续报上雪灾来。户部连夜制定赈灾方案,萧景琰更是百般操劳,经过再三思量,他指派了言豫津前去受灾严重地区主理事务,又督促官吏们上下监督,务必保证赈灾物资不被克扣,尽快发往需要的地区。

登基三年来,这是萧景琰遇到的最严重的一次灾害,他也是从这次赈灾中再一次深切体会到了为君者的不易。案头的奏折堆积如山,大大小小的事件都呈到皇帝面前,他又是亲力亲为、严谨细致的个性,于是时常目不交睫,不过是硬撑着罢了。

与此同时,柳蓁的身子渐重,健康状况却每况日下。她时常感到疲惫,胎儿却仿佛不知疲倦,没完没了地翻身、扭动,折腾得她整日不得安眠。萧歆是个很懂事的可爱孩子,每日陪在母亲身边,也不撒娇胡闹,只用一双酷似父亲的大眼睛望着母亲,软软的小手轻抚她隆起的肚腹。

“歆儿,母后跟你说的话,你要牢牢记住,”某一天四下无人,柳蓁突然握住儿子的手,面色肃然,“你跪下。”

萧歆端端正正跪好:“孩儿谨遵母后教诲。”柳蓁看着儿子稚嫩却严肃的小脸,一阵心酸:“记住,不要太亲近你的外公和舅舅。”见萧歆满脸懵懂地应允,她喉头哽住,便说不下去了。

柳氏一族历来持身中正,不肯偏颇。但如今成了皇亲国戚,她的祖父坚持中立,父兄却有些蠢蠢欲动。柳蓁本能地感觉到腹中的胎儿是男孩,长子心思细腻纯善,这个孩子生下来,不知道会不会兄弟相亲?自己的家族一直反对皇帝父子宠信萧庭生,又会不会不遗余力地拥护长子呢?如果不再中正的柳氏握有两位皇子,是福是祸?

柳蓁本就体弱,胎儿体质又与她相冲,心思愈重,身体越来越差。萧景琰忙于朝政,也记挂着她,见她日渐消瘦,不禁愁眉不展。

 

 

深冬时节,金陵终于也下起了雪。这一日霓凰进宫,却是满面喜色。

“陛下,有故人来,娘娘的身体必定大好。”

故人?萧景琰不解,听完霓凰所说,他猛地站了起来,大步向外跑去。

没有风,大雪扯絮般下个不停。萧景琰踩着雪一路跑去,见远远的一人撑伞漫步而来,青衫白裳,洒然如仙。

 

“陛下安好?”

 


请投蔺靖一票吧盆友们!!!

投票大礼包规则点我!!!

============

终于见面啦!

为啥子景琰这么激动呢大家先别激动,因为阁主代表着“过去”的岁月,对景琰来说,是非常珍贵的哟。

 

 


评论(33)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