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秋日恋语录

之前讨论过的校园au写出来啦!是哪个宝宝给我的灵感快来认领!

 

 

【秋天是恋爱的季节,但本人在此诚恳劝告男同学们,大学期间不要找女朋友。】

刷到这条朋友圈的时候,萧景琰愣了愣,心头浮起满满的茫然,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窃喜。

“萧老师,”有人敲了敲办公室门,萧景琰一惊,只见同办公室的沈追抱着讲义,正奇怪地看着自己,“上课了,你不也有课吗?”

“哦哦,来了。”萧景琰赶忙收起手机,拇指有意无意拂过朋友圈那个笑容张扬的头像。

蔺晨。

 

萧景琰主讲刑诉法,他口齿清楚,表意精炼准确,是很多学生青睐的选课对象。不过学生们尤其女生私下里常说,刑诉老师有好几位,之所以选择萧老师,除了授课能力好,更是因为他长得好。

有多好呢?根据沈追老师含酸带醋的爆料,萧景琰刚执教那年收到的情书就足有两大箱,并且男女兼而有之。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刚走进教室,萧景琰就听到一声带着花腔的口哨。他停下脚步,精准地与坐在第一排的蔺晨对了个眼。

英俊的大男孩没骨头似的趴在桌上,两指并拢在鼻尖一碰,对着身形板正挺拔的老师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萧老师今天好呀~”

萧景琰微微点头,避免去看蔺晨身后坐着的几排女生:“今天好。”

他目不斜视地走上讲台,投影仪幕布缓缓放了下来。

蔺晨坐直身体,捋了把半长的头发。

 

夜里萧景琰巡视了一遍宿舍就准备回家,却在经过蔺晨宿舍的时候鬼使神差般刷了下朋友圈。

蔺晨的第二条状态就这样跳到了他眼中。

【——但大好时光不可浪费,所以,你应该找个男朋友。】

“咔嚓”一声,萧景琰的手机屏幕宣告报废。

第二天,代课老师表示风雨不辍、认真负责的萧老师请假了。

学生们难掩失望,蔺晨面无表情,内心焦灼不堪。他托着腮神游,初秋的阳光温柔和煦,令他不自觉地想起了初见萧景琰的情形。

 

 

“同学,需要帮忙吗?”

蔺晨自小独立,大学报到也是一人前往。不料这一年学校扩招,报到处被淹没在汹涌的人潮之中。蔺晨和他的大堆行李就这样手足无措地,被隔在了数米开外。

就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蔺晨如听仙乐,回头只见一个高瘦的俊美青年站在自己不远处,衬衫在秋日里白得发光:“你是要去报到吗?如果不介意,我帮你看着行李吧。”

“谢谢!可是你不报到吗?”蔺晨连忙道,对方一愣,随即失笑:“啊,没事,我早办完了。”

他有一双浅褐色的圆眼睛,笑起来像有一弯湖泊在阳光下晃。蔺晨看得呆了,晕乎乎地便跑向了报到处。

等他满头大汗地回来,那人依然腰背挺直地站在原地,青竹似的惹人注目。

蔺晨再三道谢,想请客报答又被对方婉拒,萍水相逢,想要对方的微信号似乎太过唐突,他难得窘迫,抓了抓头发。

青年微笑着看了看手表:“小事而已,不要这么客气。再见。”

他走得干脆,蔺晨站在原地,竟有些呆了。

 

第二次见面比蔺晨想象的要快。新生入学后第一次班会,蔺晨百无聊赖地坐在前排玩手机,余光瞥见一个高挑的身影走入,不由一喜,猛地直起身子。

“哎哎!坐这里!”他朝着白天帮助过自己的青年挥手,“这么巧,一个班?”

对方笑了笑,却径直走上讲台,在蔺晨惊讶的目光中向着学生们点点头:“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辅导员,萧景琰。”说着转身在白板上刷刷写下自己的名字。蔺晨的视线跟着他修长漂亮的手指移动,又游走到那白衬衫下一把纤细腰肢,看它扭出一个堪称美妙的角度。

他摸摸鼻子,脑子一热就大声喊出了心头冲动:“萧老师,我——我们,能加您的微信吗?”

不知是不是错觉,蔺晨感觉萧景琰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点洞悉的微妙:“当然。”

 

蔺晨想追萧景琰。不是冲动,不是好奇,随着时间推移,这欲望越来越强烈,几乎到了恼人的地步。

欲望或许是从看到萧景琰热心帮助学生开始产生;或许是因为刑诉课跑错了教室结果进门发现授课老师也是萧景琰;还可能是看到萧景琰一个过肩摔把殴打女友的男生摔得七荤八素,接着把人揍得鼻青脸肿结果自己挨了处分;更可能只是在一个雨夜,他偶然撞见萧景琰在校园里救助一只流浪猫……

萧景琰有千般好处,每一点都值得人喜爱。可他天生就是一副不容侵犯的好相貌,明明俊美不凡,却又叫人不敢造次。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两人都是男人,又是师生,天然存在巨大阻碍,以及最重要的一点:蔺晨并不知道萧景琰的感情态度。他对女性彬彬有礼保持距离——有学生见到过萧景琰婉拒相亲对象;收到过男性的示好,据说气得两天没吃下饭,自然也是没有结果。蔺晨缺乏先例,是以读到了大三也不敢有什么出格的表现。

胡思乱想了一节课,下课铃声响起时蔺晨突然泄气,整个人重重往桌上一趴,不顾还没离开的老师对自己怒目相向。

——刑诉课早就学完了,我还风雨无阻地出现在你的课堂上!我三年了都坚持跟你说“今天好”!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正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蔺晨摸过手机扫了一眼,猛地跳了起来。

【你明天上午没课,我们谈谈。——萧景琰】

 

 

办公室里没有旁人,蔺晨端正坐在萧景琰面前,两手难得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

萧景琰脸色还有点白,说话却坚定:“蔺晨,关于你的朋友圈,我得跟你谈谈。”蔺晨还来不及反应,萧景琰已经憋足了一口气,喋喋不休说教起来。

蔺晨略带茫然地盯着萧景琰开合的嘴唇,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懂,组合起来就叫人听不明白。萧景琰不是个擅长言辞的人,讲课风格也是以平实简练为主,此刻却像是打开了尘封的话匣子,反复强调“发朋友圈是为了调侃我理解,但这样可能引起别人误解对你不好”,“你爸妈看见了怎么办”等等,并且越说语速越快,脸颊上浮起激动的红晕。

当蔺晨终于意识到萧景琰已经把理由重复了好几遍的时候,仿佛福至心灵,他猛地伸出手,一把按在了萧景琰椅子的扶手上。

萧景琰吓了一跳,话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他就瞪圆了眼睛,因为蔺晨突然凑了过来,两人的鼻尖几乎要触到一起。

“萧老师,”蔺晨双眼发亮,声音里充满忐忑和期待,“您说了这么多,但您并不认为‘找男朋友’这件事是错误的,是不是?”

萧景琰下意识向后撤,勉强拉开一点距离,不料动作太猛后脑勺一下子撞上了格子间的隔断,发出“咚”一声闷响。蔺晨脸色一变,想都不想伸手过去,轻轻给他揉着,并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的突然僵硬。

“萧老师,这句话不止我一个人发,我是从别人那里看到的,所以您为什么只找我来谈心?”

萧景琰被人揉着头,窘迫得无以复加,更是在蔺晨娓娓道来之时,僵成了一块木头。

“萧老师,我对您说了三年‘今天好’,您也回答了我三年。明明您的课我早就修完了,你知我知,对吧?”

“还有,您在紧张什么啊?”

萧景琰舔了舔唇,又张了张嘴,仍然说不出话来。蔺晨的手还在揉他的后脑勺,同时微微用力,将人拉向自己。

“萧老师,”他一字一句地,破釜沉舟地说,眼睛亮得像暗夜里跳动的火苗,“有件事,我想确定一下。”

窗外秋风吹着树叶,屋子里静得很。

只有交织的呼吸声,从轻浅到急促。

 

 

 

============

蔺靖年下真好吃呜呜呜(灬ꈍꈍ灬)

感觉写得不太好,拖更太久了,迫切地要找手感。以后会改这篇的。

感谢观看。

 


评论(5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