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让开让开!”

“哎呀!”我摸摸撞疼的额头,借着微弱的余晖看清了撞我的小甲虫,“喂,你跑偏啦!这是人类航道!”

小甲虫急吼吼的:“对不起啦!”说着一振翅飞跑了。

对啦,太阳落山了,昼行昆虫的航线要关闭了。我刚这样想,就看到一只燕子低空掠过,一只蚊子躲闪不及,被一口叼走。

“你也跑偏啦!当心罚款哦!”我对着燕子喊。燕子瞧我一眼,急着要走:“鸟类掌握制空权你忘啦?”漆黑的尾羽一剪,轻快地飞走了。

我蹬一脚自行车,继续走人类的路线。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