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雪冷

蔺靖粉头名坚挺 年下狂魔志气高
楼诚大旗永不倒 拆我楼诚皆狗带
坑神之神&脑洞灭文の典范& flag之王
谢谢关注,我也喜欢您

【蔺靖/杜方】解忧小吃店 1

我回来了!从未见过如此打脸的lo主!
宝宝们的鼓励我都看到啦!但是回复又被吞了呜呜呜,谢谢!爱你们!

一个印调http://yanzhixueleng.lofter.com/post/1ea83ddc_eea560c1


冬至,昼最短,夜最长。
喧闹的城市不会因为这一天是节气就有所不同,白天自然是忙碌的,夜里也一样,黄昏时分路灯就次第亮起,各式各样的车灯汇成灿烂的光河,高楼大厦灯火通明,整座城亮如白昼。
所以当然没人注意,就在太阳落下的那一瞬间,一间小小的店亮起了灯。
像蛰伏的动物突然睁开了眼睛。

玻璃门吱呀一响,一个高挑瘦削的身影站在那儿,他拨了拨门口挂着的老式灯泡,又顺手用指甲将门上翘起的贴纸压平,转身轻快地上了楼,精致的皮鞋踩着楼梯,一丝声音都没有。
店里暖烘烘的,却不见暖气空调,一个卷毛青年趴在油漆斑驳的轻便餐桌上,笑嘻嘻地看着高挑人影走入。
“店长哥,今天做什么吃啊?”
原来这是一间饭馆。
被称作店长的男人笑得温和:“我只是店主而已,今晚吃什么……”他偏头望向冒出热气的后厨,眼神柔软得像冬夜里落下的雪:“他说了才算。”
听到玻璃门被拉开,店主不慌不忙地扯过椅子坐下,迎来小店今晚的第一位客人。


客人是个青年,气质憨厚,浓眉大眼,他有些无措地走上楼梯,老旧的木板仿佛随时会断裂,他的步伐下意识地小心翼翼,悄然无声。
白暖的蒸汽从后厨飘出来,店主像坐在云雾里,凭空多了些仙风道骨:“您好,想吃点什么?”
客人懵懂地站在空白的餐牌前,店主“啊”了一声,了然地比了个手势:“您请坐,我知道了。”
不多时后厨就传来铃响,一扇小窗悄然打开,老板端着托盘飘然而来,将一碗葱油面摆在客人面前。
“您请。”
葱油面的要诀,就是香葱叶要焦而不糊,油要香而不腻,咸淡适口,然而摆在客人面前的这一碗,香葱叶明显糊了,酱油的分量也不够,一勺葱油里大半是还没熬香的菜油。
卷毛青年皱了皱鼻子,然而客人毫不犹豫地埋头大吃起来,仿佛这是世间最美味的珍馐一般。
他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店主的眼神渐渐变得怜悯,客人突然放下筷子,捂住脸哭了起来。
“是……是这个味道……”他哽咽着把脸埋在掌心,泪水从指缝不断淌出,“她是明星,她不会做饭……葱油面,是她唯一拿得出手的……可是她不会熬……总是糊……”
“当她为了你跳江殉情的时候,这种做法就消失了,”店主轻声道,“她等了你很多年,可你一直没有来。”
“我……为什么?”客人茫然地抬起头,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
“因为你死去的时候,满心都是任务。任务已经完成,你的执念没了,记忆也就消失了。”
“我对不起她……”
“她可从来没有这样认为啊,”店主安慰地笑了笑,“她那样爱你,当然理解你爱她更爱国家。郭骑云,现在还不晚,跟她一起去转生吧,来世,记得早点找到她。”

客人离开,店主伸出修长的手指在空气中一划,一滴晶莹的泪珠凭空出现,在他掌心消失不见。
“店长哥,你每次都收集泪水,还要多少才够啊?”
店主无奈地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当我收集够了,店也就不复存在了。”
“那我……到时候怎么办呢?”卷毛青年难得露出沮丧的表情,两条浓黑的眉毛垂下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店主摸摸青年的卷毛:“能来我店里的,都是有‘特殊诉求’的人,耐心一点,你会等到的。”
“看,下一位客人来了。”


新客人白白净净,一双圆眼睛像山林里的小鹿纯净无垢。他轻巧地走上楼,脚步也像鹿一般轻灵,楼板发出轻轻的、有节奏感的嘎吱声。
店主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打招呼,客人口齿清晰,目标明确:“一笼虾饺,谢谢。”
店不大,后厨却是个能人,擅长各种菜系。皮薄馅大、晶莹剔透的虾饺端上来,引得一旁的卷毛青年食指大动。
可是客人只咬了一口就停了筷子。
“虾饺……不该是这个味道的。”
“那是什么味儿?”卷毛青年早吃得不亦乐乎,嘟囔道,“您说说看?”
店主抄手站在一旁,看着客人的表情从淡然到仓皇再到茫然。
“是……虾要鲜活的河虾,调馅时该放春笋……肥膘剁得细细的,一蒸就吃不出肥肉味道……”
店主比一比自家近乎完美的虾饺:“正是如此。”
不……不对……客人夹起虾饺吃进去,又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
不是这样的,虾饺明明不是这样做的……
……那应该是怎样的?

“孟韦,我跟邻居学了虾饺的做法,晚上做给你吃!”
“杜见锋你放胡椒干什么?”
“去腥啊……噗!我放多了!”
“孟韦……老子怕是不成了,这么多年战场上滚打,命都是捡回来的,又遇上了你,老子这辈子,早就赚够本了。”
“你可千万别哭,你一哭老子就害怕。”
“怕那就别死!杜见锋,你要是敢死我前头,我亲手宰了你!”
“说什么傻话。孟韦,你得替我活着,我们的国家会越来越好,你得替我去看……”
“要是有下辈子,老子还要和你好。”

“胡椒……”客人怔怔落下泪来,“他第一次做虾饺,也是唯一一次,什么都很合适,虾是最新鲜的,笋是清早买的,肥肉膘也是他剁好的。他是军人,打枪放炮手稳得很,做饭也好吃。就是为了去腥,胡椒放得多了……”
“他是谁?”店主的声音模模糊糊,像个梦境。
“是……杜见锋,是我的杜见锋!”
店主微笑着接住了眼泪,手指向店门:“去吧,前生不易,今生他就在不久的未来等你。”


第一缕晨曦叫醒了城市。
店铺的灯随之熄灭。
空荡荡的屋里什么都没有,店主轻轻走到后厨的小窗旁,缓缓把脸贴了上去。
“我知道你感觉得到,”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着,把阳光剪成细碎的亮片,“就快了,有缘人完成夙愿,就轮到你我。”
“蔺晨,我很想你。”
窗外突然响起一声鸟鸣。
店铺静如空谷。



============
光速打脸piapiapia!
时隔17小时,说了要冷静的我回来了!
对lofter的愤怒无法压抑我刨坑的激情!!!!
来吧盆友们!爱你们!

评论(44)

热度(192)